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南派传销 >

非法传销 永不可及的暴富神话

来源: 互联网 作者: 樊京刚反传销 发布时间:2017-04-24

这是一个精心编造的暴富神话,号称“最公平的平台”“致富的捷径”“只需6万多元最多能挣1040万元”;这是一个广为曝光的骗局,它让无数家庭破裂、财产被洗劫一空;经过最初的以限制自由、暴力强制等方式为特点的“北派传销”演变,如今从广西出现并扩散至全国多地的“南派传销”又一次卷土重来,它以“资本运作”为诱饵,采取无商品,仅缴纳现金作为入行条件,利用一套完备的洗脑、运作等体系,让许多家庭领略到暴富神话背后的痛苦。

当组织者获取一定非法利益后,剩下的低层级成员便会如药渣般被抛弃,血的教训让他们看清这个永不可及的暴富神话。

传销组织“高管”讲述—

暴富神话的实质:榨干朋友圈

看守所里的于辉(化名),依然表现出了舌灿莲花的本领,“一只鸡,你看到它是一只鸡,但是一个、十个、百个人都说那是只凤凰,到最后你也觉得那就是一只凤凰。”众口铄金的本事被于辉发挥到极致,把自己身边的亲朋好友拉进了传销组织,此后他又不停说服自己的下线,让他们复制着自己的罪恶。作为一个曾经的受害者,后来的神话制造者,于辉榨干了自己的朋友圈,却让自己开上了高档越野车。他坦言,自己早已无法面对亲人和朋友,在看守所里的他才是真正的解脱。

入局

1970年出生在湖南农村,初中文化水平,靠着一家小餐馆维持生计,2007年前,于辉的生活平淡却又美好,虽然收入不太高,但在家乡小城里,宁静而温暖。2007年春节的一次聚会彻底改变了于辉的人生轨迹,在外工作的老乡荣归故里,体面的穿着、考究的配饰、气派的轿车,大变样的外表一瞬间击垮了于辉的价值观。聚会上,朋友开始讲述他们的发家史,一夜暴富的神话第一次进入于辉的脑海便再也不能忘记,当夜,习惯了平凡生活的于辉失眠了。

“每个人在平台里都可以公平地获取财富”,朋友的鼓吹反复击打着于辉的心,望着老家小城那略微有些失去活力的街道,于辉暗下决心要南下淘金。节后,跟着朋友带上积蓄,来到了暴富神话发源的中心—广西南宁。

作为“南派传销”的发源地,广西南宁当年曾汇聚了许多来自外地的“神话续写者”,这些外来的淘金者们,都被暴富神话鼓噪得失去了理智,“看到朋友脑子里想的就是钱。”于辉坦言,南派传销的最大蛊惑就在于脱离了此前“限制自由”的模式,“轻松赚钱”的新模式特别能吸引众人的加入。

高规格的接待,于辉到达南宁的第一周除了玩还是玩,朋友们介绍的公司经理谈吐优雅,非常友善。没有人提过要做什么工作要推销什么产品,甚至连他一切的开支也安排得妥妥帖帖。吃的是当地的特色,住的是舒适的酒店,玩的是秀美的风景区,还有接待者给予的关怀鼓励。随后的聊天中,接待者指点江山,“我们的事业是有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大力支持的。”此时的于辉放弃了任何怀疑和担心,投身事业的决心已无人能阻拦。

缴纳一定费用,便取得了发展下线的资格,“交钱就可以返还一部分,每发展一个下线又可以提成,发展越多就挣钱越多。”比起当初开餐饮时的起早贪黑,于辉突然找到了一条轻松赚快钱的大道。

覆灭

和其他加入组织的人员不同,于辉的天赋迅速显现了出来,当大家还都沉迷在组织者滔滔不绝的演讲时,于辉便冷静地坐在一旁,构想着自己的一个庞大计划,“在短时间内完成积累,然后重新开枝散叶。”于辉开始把黑手伸向自己的朋友圈,一批批来自湖南老家的亲朋好友被他带到南宁,同时他利用自己能说会道的优势,把加入组织的朋友鼓吹得昏了头,“更重要的是要让下线有足够的干劲。”

更为有心的是,于辉特别善于总结传销的模式,这也是他日后能够建立起自己组织的秘诀。在南宁的两年时间里,他掌握了传销组织“五级三阶制”,掌握了传销蛊惑人心的精髓,同样更掌握了传销组织管理下线的秘诀。《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于辉的传销组织使用的管理模式,既给传销组织的成员提供了生活的规范,也为组织的稳定性提供了保障。这个靠着神话鼓吹而集结的组织需要正规和隐秘,而这一切《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给予了提供和支持。

2009年,已经成功完成原始积累的于辉另立门户,从广西南宁来到成都市新都区,开启了自己独立王国的大幕。在新都区的多个小区内,于辉租下了多套民房,他独立王国的队伍越来越大,站在金字塔塔尖的于辉罪恶日渐深重。“说实话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愧疚,亲朋好友信任我,我却带他们走进了一个无法脱身的循环。”铁栅栏背后,于辉双手掩面,情绪不能自已,他的内心是复杂的,被赚钱的欲望驱使,却又对情谊念念不忘。

2012年,于辉的“事业”达到顶峰,他离开新都回到湖南老家,开始遥控指挥这个远在异乡的传销组织,“已经不再需要亲力亲为,组织里所有人的利润自己都可以分享。”每一年组织所有的收入都由于辉按照规定分配,他每天只需要开着好车四处游玩,但担心始终萦绕着他,“一旦无法发展下线,传销组织始终面临着崩塌的状况,那时候除了极少数获取暴利的人员,组织的大部分人都将面临家破人亡的悲惨境地。”

看守所内,于辉悔恨不已,但他明白他的今天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他的朋友圈已被他亲手榨干,家乡对他而言再不是挡风遮雨的安全港,“没脸见大家”,这或许是他现在最想说的真心话。

自我世界的救赎

2013年3月7日上午8时许,阿莉(化名)再次拒绝了母亲和哥哥提出的回老家要求。争吵随后爆发,恼羞成怒的阿莉冲进厕所,从厕所窗户纵身一跳,为自己一年多的传销生涯画上了并不圆满的句号。

下巴骨折,纵身一跳的结果疼痛无比,事隔一年多后阿莉回忆起来仍然刻骨铭心。那一段传销的岁月,自己犹如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过活,除了自认为所谓的爱情,满脑子都是对发财的向往。阿莉至今都说不清楚对男友是爱还是恨,跟随着爱情的脚步,她从老家甘肃来到陌生的四川,如电影情节般的经历不断在脑海里回放,她曾狂热过也曾退缩过,她沉溺于爱情却又渴望改变,她痛恨传销却又无法自拔,最终她用纵身一跳的极端方式完成了自我世界的救赎……

为爱痴狂

2012年2月20日,阿莉永远记得那一天,背井离乡来得那么突然。为了追随爱情的脚步,阿莉跟随男友山平(化名)离开甘肃老家,来到了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天真的阿莉以为,拥有了爱人的她便获得了生活的全部,割裂了与亲人和老家的联系,阿莉内心的担心被男友的话语一遍遍碾平,“那是一条发财的路,短暂的分别是为了和家人更好地相聚。”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阮老师:13809193299(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