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网络传销 >

湖南得一容易电商传销,一个被传销分子绑架的电商平台

来源: 互联网 作者: 反传销樊京刚 发布时间:2017-04-12
     一石激起千层浪。湖南卫视4月6日的一篇报道,把一个备受争议的电商平台湖南得一容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摆到公众面前,经受舆论和法律的拷问,合法?非法?
(视频链接:http://www.fcx58.com/video/dcsp/8194.html?1491961026)
与此相关的各方力量,平台、商家,使出了浑身解数,或者公开讨伐,或者暗中观望,或者自证清白,或者少言少行以图自保,或者态度不明、摇摆不定,更有幕后力量躲到暗处推波助澜。
 
平台的几大股东,已经因观点不合、责权利失衡而分化为多股不同的力量,相互之间的较力已经公开化、白热化。
更艰难的是在平台注册的几万名商家,已经被撕裂为几大阵营。其中的小散户,热衷于在诸如名称为“维权群”、“讨回血汗钱”微信群里维权,也有极少数的人已经来到长沙,占领得一容易公司办公区,逼迫警方介入,据记者目前得到的消息,当地警方在接到维权人员、得一容易公司员工分别的报警后,及时出警到现场处置,由于管辖权限等诸多原因,目前也只是作为一般治安事件,在现场相机处置,并非立案侦察。那些投资额更大的主力商家,一边安抚自己市场上的注册商户,一边跟平台积极交涉解决问题的办法,包括引进战略合作企业、向警方报案等。
而涉嫌做庄经营、违规违法操作的核心力量,正在与平台进行最后的较量。
据观察家分析,这个表面上的商家维权事件,已经暴露出诸多触碰法律底线的蛛丝马迹。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单用经济手段和行政手段能够解决的纠纷,恐怕只能借助司法力量介入调查,方能让真相水落石出。
本文以从维权商家、电商平台、社交媒体收集到的公开资料,分析事件背后的成因,供社会公众、政府机关以及维权商家和电商平台参考。
 
(一)电商平台的基本信息
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官网上得到的资料显示,湖南得一容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一家存续(在营、开业、在册)企业,在长沙市工商局岳麓分局登记,成立日期为2012年12月24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谭政。五名股东分别是谭政、杨宁一、李安、缪迪、曾文熙。谭政为执行董事,李安为总经理。
2016年2月2日,公司作出股权变更,变更后,谭政出资850万人民币,李安出资170万人民币,缪迪出资510万人民币,曾文熙出资170万人民币,杨宁一出资300万人民币。
2016年4月14日,公司经营地址变更,由“长沙市雨花区美林街35号华雅花园1栋3201、3202房”,变更为“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岳麓科技产业园学士路8号长沙含浦科教产业园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综合服务楼五层”。
2017年3月9日,该企业被岳麓工商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此外,暂无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黑名单)信息。
该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在互联网从事以下经营活动: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不含固定网电话信息服务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因特网接入服务业务;国内因特网虚拟专用网络业务;计算机技术开发、技术服务;计算机技术咨询;企业营销策划;文化活动的组织与策划;版权服务;会议及展览服务;翻译服务;广告设计;旅客票务代理;票务服务;经济与商务咨询服务(不含金融、证券、期货咨询);软件开发;软件技术转让;软件技术服务;广告制作服务、发布服务、国内代理服务;黄金制品、果品及蔬菜、花卉作物、农产品、预包装食品、文化、体育用品及器材的销售;家用电器及电子产品、汽车、摩托车及零配件、家具、纺织、服装及日用品的零售;纺织、服装及家庭用品、机械设备、五金产品及电子产品、矿产品、建材及化工产品的批发。
(二)“依易网商是什么”
就是这么一家本来名不见经传的电子商务公司,今天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原因,是公司陷入经营困境之后,平台上注册的联盟商家,纷纷提出维权,维权者声称“依易网商骗了我们”。
依易网商是湖南得一容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独立开发和建设的网上商城的名称,分为PC端、手机APP和微信端三种进入方式。商城上的购物板块分为B2C、B2B。目前引起争议和维权纠纷的,是B2B。
 
根据维权者的说法,是得一容易设局行骗,那依易网商又是如何“骗”的呢?
 
顺着这样的思路,记者请一位商家配合,请他模拟实际的商品购买行为,以便还原这一过程中涉及的民事、商事法律问题。
 
记者看到,商户需要输入注册时的手机号码和密码,才能进入商城。在“得一容易B2B”商城中的“一阶段”商品中,我们找到排名靠前的新华联公司提供的商品,该商品为一款名为“匠中匠”的白酒。
 
这位注册商家,随意配合记者在商城里,演示订货的全过程。在订货页面,记者看到商城提供了该商品的详细信息,包括产品属性:
 
    净含量: 500ml
    适用场景: 婚礼
    特产品类: 万载老窖
    包装方式: 礼盒装
    配送频次: 1周1次
    是否为有机食品: 是
    酒精纯度: 高度白酒(50%以上)
    香型: 浓香型
    产地: 中国大陆地区
    年份: 12年(含)-18年(含)
    度数: 52%Vol.
 
订货过程的操作过程中,商城用红色显著的字体,作出了如下重要说明:
 
1、得一容易B2B系统的促销商品,在购买及确认收货后不能退款退货!如发现质量问题,可向厂家提请售后或换货。
 
2、得一容易B2B系统只针对联盟商家的销售行为发放销售佣金奖励,所有本系统的“完结交易”联盟商家都可以按交易规则获得销售佣金奖励资格。所谓“完结交易”即:买家确认收货的交易为完结交易。所有买家必须在快递物流签收后再点击“确认收货”,在没有快递物流签收之前就点击“确认收货”的行为属于虚假交易行为,由此而导致的全部损失将由买家自己承担!系统将对虚假交易行为进行关闭账号处罚!用户账号被关闭后该账号的所有销售佣金及奖励将被清零!
3、购买得一容易B2B系统的促销商品属于采购行为!系统不保证每位购买者及销售者都能获得高额回报!
 
同时,商城有如下提示:
 
 
    安全提示:
 
    交易过程中请不要随意接收可疑文件和点击不明来源的链接,付款前务必核实网站域名和详细支付信息。
 
    免责声明:
 
    依易网所展示的宝贝供求信息由买卖双方自行提供,其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信息发布人负责。依易网不提供任何保证,并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依易网友情提醒:为保障您的利益,请网上成交,贵重宝贝,请使用支付宝交易。
 
在订单页面上,还附有详细的供货商名称、联系方式(电话、QQ)、物流查询、客服投诉等信息:
 
 
    供货商: 新华联酒业
    供货商电话:
    供货商手机:13873150847
    供货商QQ:1035849393
    
    
    物流查询电话:0731-89835208
    物流查询手机:18975823348
    物流查询QQ:1035849393
    订单及提现电话:4006977773
    订单及提现手机:15367898278
    订单及提现QQ:4009947799
    服务投诉:0731-88168799-8117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09:00—17:00
 
更关键的是,购货商家在下订单之前,商城系统会提示订货者阅读一份需要网签的合同,该合同内容以“交易规则”的形式呈现。内容如下:
 一、    商品名称:匠中匠私藏定制白酒
 
二、    生产厂家:酒龙仓
 
三、    供货商:新华联酒业有限公司
 
四、    本轮促销:10000单。
 
五、    每位系统联盟商家限购200单以内。
 
六、    销售佣金奖励方式:
 
A——市场推广奖励:最高30元/每单完结交易
 
B——直接销售奖励:
 
一、首次销售奖励:(完结交易才可计算佣金奖励)
 
第一次奖励:129元
 
第二次奖励:0或 171元
 
第三次奖励:0或 218元
 
第四次奖励:0或918元(需要重新下一单才能提现)
 
预计第一次直接销售最高奖励金额:1436元每单交易。
 
二、第二次跟单重新销售奖励:(完结交易才可计算佣金奖励)
 
第一次奖励:129元
 
第二次奖励:0或 161元
 
第三次奖励:0或 165元(需要重新下一单才能提现)
 
第四次奖励:0或745元
 
预计第二次跟单重新销售最高奖励金额:1200元每单交易。
 
三、第三次跟单销售奖励:(完结交易才可计算佣金奖励)
 
第一次奖励:129元
 
第二次奖励:0或 161元
 
第三次奖励:0或 165元(需要重新下一单才能提现)
 
第四次奖励:0或745元
 
预计第三次跟单重新销售最高奖励金额:1200元每单交易。
 
四、第四次跟单销售奖励:(完结交易才可计算佣金奖励)
 
第一次奖励:78元
 
第二次奖励:0或 64元
 
第三次奖励:0或 68元(需要重新下一单才能提现)
 
第四次奖励:0或745元
 
预计第四次跟单重新销售最高奖励金额:955元每单交易。
 
五、第五次跟单销售奖励:(完结交易才可计算佣金奖励)
 
第一次奖励:78元
 
第二次奖励:0或 64元
 
第三次奖励:0或 68元(需要重新下一单才能提现)
 
第四次奖励:0或745元
 
预计第五次跟单重新销售最高奖励金额:955元每单交易。
 
六、第六次跟单销售奖励:(完结交易才可计算佣金奖励)
 
第一次奖励:78元
 
第二次奖励:0或 64元
 
第三次奖励:0或 68元(需要重新下一单才能提现)
 
第四次奖励: 0或745元
 
预计第六次跟单重新销售最高奖励金额:955元每单交易。
 
七、第七次跟单销售奖励:(完结交易才可计算佣金奖励)
 
第一次奖励:78元
 
第二次奖励:0或 64元
 
第三次奖励:0或 68元(需要重新下一单才能提现)
 
第四次奖励:0或571元
 
预计第七次跟单重新销售最高奖励金额:781元每单交易。
 
以后每次跟单重复销售都和第七次跟单重复销售奖励一致,直到该产品下线结束促销。
 
首次奖励在交易完结后第二周100%分配到您的账号。第二次奖励只有在该商品销量达到系统预定数量时,才会分配到您的账号,您在第三周可以提现。如果在第三周您的商城得一容易B2B系统里没有分配到第二次的销售奖励,则您需要继续等待该商品销量达到系统预定的销量。以后每次销售奖励都以此类推。
 
提现时间:每周一开放提现,周二至周五之间提现资金将汇入您的指定建行或支付宝、微支付的个人账户。如果当月累计提现超过两万元,建议您及时办理营业执照,并提供您的公司账户及公司支付宝账户、微信账户,我们将把您的提现资金汇入您的公司账户或公司支付宝账户、微信账户。
最终唯一解释权归“湖南得一容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所有。
 
同时,该商品需要由注册商家同步分销到自己开设的个人商城,这样才能获得该商品分销后出现的利润,即获得销售佣金。
在填写购买数量之后,购货系统自动跳出“重要提示”:您是否了解并同意在商品分销系统购买商品的所有规则,并附有“了解该商品规则”的链接。下附两个选项按键,一个是“同意并购买”,另一个是“不同意”。
换句话说,整个商品交易过程中,商城清楚地标明了商品的基本信息、供货商信息、交易规则,并未发现涉及商品交易的隐瞒和欺诈行为。只要商家成功地下了商品订单,即视为已经同意并签署了订货合同。只要订货者收到了货品,验明货品并签收,然后在购货端点击“确认收货”,该交易过程即完成。如果商品出现质量或数量不符问题,可以拒收,或者按约定发起换货申请,或者向平台投诉,甚至可以到消费者权益保障机构投诉。
 
根据这一过程中涉及的民事商事法律,依易网商商城和购物商家只要各自履行合同规则的权利和义务,则相安无事。如有任何一方违约,则可以向另一方申请和主张自己的合法权益,协商不成,可以申请仲裁,直到到人民法院起诉。
一句话概括,这是一个基于电子商务法律法规的商品交易,如有违约,可以按合同法等民事、商事法律,保障和维护双方的权利。
那为什么本来简单的事情,现在变得如此复杂呢?
一位商家道出了心声,因为商家关注的不是商品本身,而是完结交易后的“奖励佣金”。
目前的争议,集中在佣金发放过程是否公平公正,是否存在不诚信、欺诈商家的恶意行为。
平台方面声称,自商城开业以来,一直按照规则,根据商城销量,按时足额分配和发放佣金。只是到去年下半年,由于销量波动,出现佣金发放的忽快忽慢,也属于正常的波动。真正出现发放困难,涉嫌违约,是春节前后,由市场上的主力商家恶意炒作、主要股东在应对市场困境时意见严重不一致才造成如此不堪的局面。
公司法人谭政,是被维权商家“讨伐”的对象之一。面对记者时,他说自己前一段时间由于很多原因“有口难言”,现在下决心面对商家维权事件,真诚面向公众回应社会质疑,依靠政府,启动和进入司法程序,让平台、股东、商家等各方依法依规解决目前的危机,防止事态恶化引发影响社会稳定的事件。
而另外几位被维权商家点名“讨伐”的人士,缪林峰(本名缪胜明)、程泉硕(本名程敏)、陈社行,他们的态度如何,还没有见到他们在媒体和公众面前的公开表态。
(三)“钱哪里去了?”
 
50亿元人民币交易额!
6万名注册商家!
去向不明的2.2亿元VIP奖金!
 
如果不是数额如此巨大,恐怕不会引起全国性的维权,以及维权的方式由和平转向暴力。
 
冲突各方共同追问的一句话是“我们的钱去哪儿了?”
虽然问话相同,其中的真实含义却大有区别。
 
维权散户所问的是,我们的购货本金应该还在平台上,平台应该有利润在帐上,为什么现在不给我们“返钱”,那我们的本钱是谁贪污侵占了?他们维权时表达的诉求多数是,我们不要利润了,只要把我们的“本钱”还给我们!
 
公司法人谭政代表平台回复维权商家的意见是,平台并无欺诈,也不存在恶意违约,目前不能正常运营,包括不能正常发货、欠发佣金等,是因为某此力量暗中借助黑恶势力以“索要货款”为名,恶意侵占公司办公场所,致使公司不能正常运营。继而,另一股势力借助一份存在争议的购货合同向法院申请冻结了公司的交易账户,最终使佣金发放彻底停止。全国性的商家维权立即升级,且目前大有失控之势。
 
从各方面的信息综合起来观察,公司另外两个股东缪迪(其实际控制人疑为缪胜明)、曾文熙(其实际控制人疑为陈社行),与公司法人谭政之间,目前采取的是不合作态度。谭政所述的黑恶势力“侵占公司”和“冻结账户”疑为这两人幕后操纵。
 
有尚待证实的消息说,陈社行(湖南润和茶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法人)也感到委曲,作为依易网商商城上“国茯黑茶”产品的供货商,他声称得一容易公司拖欠货款高达七八百万元,而在维权群里,确实有一位自称来自润和集团,身为公司副总裁兼国茯茶业公司总经理的叫“何立志”的人,在群里用语音多次申明,得一容易欠他们货款,要跟群里的商家一起维权追讨,结果被其他商家以“进群捣乱”为名,请求群主踢出。
对此,谭政承认确实有一笔国茯的产品货款尚未结清,但同时存在该商品的质量争议,需要优先解决平台上的注册商家的质量维权之后,再解决货款问题。
 
据谭政提供的情况,去年有高达2.2亿元的VIP奖励资金,给了与公司签订有合作协议的缪迪科技公司(或缪迪电子商务公司)。按双方约定,这笔钱的用途是优先解决市场稳定的问题。而现在市场出现业绩严重下滑和由此带来的佣金发放迟滞问题,缪迪方面并未用这笔款项来解决出现的问题。迪方面辩称,钱已经发给自己团队的核心主力商家了。
 
而能够联系到的那些所谓核心主力商家也感到冤枉,我们也还没有赢利,我们哪里见到缪迪公司给我们发的VIP奖金了?
 
平台追问缪迪公司“VIP的钱哪里去了?”
供货商追问平台“我的货款哪里去了?”
普通商家追问电商平台“我们本钱哪里去了?”
主力商家追问缪迪公司“我们的VIP钱哪里去了?”
 
近日更有猛料让人震惊,坊间忽然流传不知从哪里来的传言:谭政涉嫌贪占平台资金2亿元!
 
谭政公开应对各方质疑时,一直坚持可以由质疑方委托合法的第三方审计机构,到公司审计公司财务账目,如有个人违法,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而提出维权的其他方面,至今没有任何机构和个人申请到得一容易进行依法审计。
于是谣传更多、更广地传播!
 
人们齐声追问:钱,哪里去了!
(四)“缪林峰”其人
 
湖南卫视都市频道的微信公众号“百姓说话栏目”已经两次报道了得一容易维权事件。第一篇题目是:《注意:新骗局来了,很多人已在长沙这家公司被骗!》,第二篇题目《得一容易电商骗局:数万人被骗,涉案金额上亿元》。
 
在文章后面的留言中,很多疑似“受害人”身份的微信用户留言,其中提到了“谭政”“程敏”“缪胜明”的名字居多。
谭政,以前文已经表述。
而身份更为特殊的缪胜明,则显得身份神秘。
 
按谭政提供的情况,这位曾经的战友,如今像影子一样影响着这盘陷入僵局的棋局。
缪胜明,何许人也?
有联盟商家说,去年曾经在招商大会上见到过他的“风采”,但在台上他使用的名字是“缪林峰”。
 
记者随即在网络上搜索“缪林峰”这个名字,多数搜索结果指向同一个关键词:直销(传销)。
--润和集团副董事长缪林峰介绍
--2015年度中国直销杰出智慧营销人物--缪林峰
--世界直销(中国)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企业高层-缪林峰
那这位缪林峰真的是直销企业高管吗?
公开资料显示,他任职的润和集团(法人为陈社行)并未获得中国商务部的直销许可。此外,再无显示他在其他合法直销企业任职的信息。
 
在中国的法治语言体系内,如果不是合法的直销,就极有可能是非常的“传销”。那么,缪林峰是涉嫌传销吗?他与得一容易的维权事件有没有样的关联呢?
 
近日网络上流传的一篇署名“风清扬”的文章《得一电商困局:一盘期待真相的棋局》(以下简称“风文”),爆出了一些有关这场纷争的参考资料。
 
“风文”称这是一盘隐藏很深的棋局。形成对峙的双方,是得一容易的两大股东,一方是老板谭政,另一方是大股东缪林峰(原名缪胜明,珠海万邑公司法人。其代 理人缪迪)。另一个股东曾文熙(代 表润和集 团董事长陈社行),看似中立,但据知情人透露已经被拉到缪胜明一方。其他的人,是指那些系统的所谓策略委的领导人,有的立场鲜明,已经选边站队,或支持谭政,或支持缪胜明,对陈社行则不感冒。有的仍然左右摇摆,见风使舵。有的在一旁冷眼旁观,捕捉形势的变化。再往下一层次的市场骨干,他们遍布全国各地,一方面受到团队商家的挤压,另一方面则被较量的双方拉扯,左右为难。更多在基层的商家不明真相,干着急,没办法。
 
“风文”提供了缪林峰等人加盟得一容易电商的过程。
2015年4月,得一容易公 司正式上线了自主开发的网上商城系统“依易网商”,先有武汉官团结、南京赵萍等营销团队加盟,市场业绩虽然不多,但运行平稳。6 月,陈社行起盘的鑫亚公司(没有直销牌照)在山东被警方以涉嫌传销立案,业绩最大的领导人程敏(程泉硕)等涉案被抓。这时,陈社行与依易网商的谭政联系,陈社行带领董事会的人意图通过对接加 盟这个电商平台,卸载压力,转移视线,曲线救亡,意图保存实力。陈社行把鑫亚的一款国茯黑茶放到商城销售,对内宣称启动了国茯电商。缪胜明发现了其中的巨大机会,同意加入。不久,缪胜明辞去鑫亚副董事长,加盟谭政的公 司,以他侄 子缪迪的名义成为股东,成为实际操盘者(鑫亚和得一容易电商销 售市场的实际控 制人)。陈社行也用他内侄的名义,成为得一公 司股东。缪胜明让徒 弟程敏充当公开面对市场时的领 导人。他们联 合 起 来,先后说服原来做鑫亚的所有大团队领 导人加 盟做依易网商,到2015年年底,所有的策略委都加入。至此,布局完毕。
 
第一局,三人的蜜月阶段。
缪胜明被称为制度大师、营销天才。据传言,这次他的收入来源除了股东分红,还有厂家给的产品销售提成,每单10元钱,整个团队去年完成四五十亿,按平均每单1000元计算,折合多少单,乘以每单产品提成10元钱,你能算出他光产品一项,拿了多少钱。另外一项收入是VΙP奖金。这是更大的一块。巨额的利益,激发了人的欲望。整个市场的销售能量爆发,他带领团队一年干了40-50个亿。市场火爆程度近乎狂热。人们好像发现了金矿,联盟商家很多人是借贷加入,甚至借四五分利息的高利贷。祸根由此预埋下。
陈社行本来是这个项目的对接人。后来被弱化为供货商。依靠这个电商平台,他光黑茶就卖了几十万片。在这期间,缪胜明和程敏的团队也鼓动做电商的商家同时做鑫亚网络,交31000元成为会员,叫做创客认证。所以,陈社行那段时间,也是变相推动了自己的销售业绩的。也是受益者。
三方受益,只是大小不同,自然相安无事。一心推动市场。
一个做技术后台,一个忽悠市场,另一个把自己积压的货卖得舒舒服服,于是上半年相安无事。
第二局,业绩下滑,双方交恶。
市场上吹起来的泡沫,忽悠出来的业绩,自然难以为继。去年下半年,业绩突然下滑,从一周60000单,下滑到4万,2万,1万,到春节前,底层商家也感到问题严重。
据称,谭政和缪胜明在问题一开始出现时,还能在一起协商对策,到后来,双方分歧加重,以至于形成对峙,难以坐到一条板凳共同面对市场。
引起分歧的导火索,集中指向一个词,VΙP奖金。
缪胜明以缪迪电子商务公 司名义,与得一签署合同,按合同约定,得一公 司按周、按每个订单(一阶段728,二阶段也有)给缪胜明提取⑥4.⑥4元,叫VΙP奖金。据说新华联公司曾委托审计机 构进行财务审计,报告说这笔奖金已经支付给缪胜明所控 制的缪迪公 司,数额高达2.2亿元。按合同约定,这笔款项不是私款,是公 款,用途是用来承担市场管理义务,稳定市场业绩,保证佣金正常发现,包括解决个别商家因为虚假宣传或者高息借贷而出现的问题和困难。
造成双方的分歧焦点是,缪胜明一方认为自己履行和承担了维稳义务,这笔钱已经花在市场上了。另一方认为他没有尽到维护平台正常运行的责任,这笔钱只有一部分用于市场,相当大的一部分被公款私用了。包括市场传言缪在珠海买了豪宅和游艇,据说还买了整层的豪华写字楼。缪胜明和程敏在珠海注册成立了珠海万邑发展有限公司。维 权群里所说的程敏在珠海开了美 容院,此事尚待证实。
第三局,局势恶化,市场逼宫。
最近发生新变化。另一位产品供应商李晓丹(湖南中邑文化产业有限公司法人,监事是缪胜明),以拖欠货款为名,申请法院冻结了得一账户。而从北京天津来长沙维 权的几位女性,在公 司干扰办公且不听警方劝阻声称要绝 食,甚至扬言要拖公 司员工一起跳楼。与此同时,各地组建的维 权群里,一些人情绪激动,声称到长沙“要钱”。
4月6日,再发突发事 件。湖南卫视都市频道以《湖南“得一容易”电商公 司承诺返现回报无法兑现》为题,把这件一直在暗中较力的大事 件给捅出出来。
新闻虽然只说了来自市场几个人的一面之词,有失偏颇,但是,毕竟把问题的盖子给掀开了。即使现在有人想捂,也捂不住了。
公司随即在深夜在网站后台发布重要公告,澄清事实,并称将拿起法律武 器,依法维护公 司和广大商家的合法权益。
骗人者,历来选择躲在暗处,暗箱操作,暗箭伤人。哪一方选择了面向公众,依靠政 府,相信法 律,哪一方自然会证明自己的清 白。
下一局,怎么下?
据知情人报料,缪胜明之前做事的风格就是短期炒作,套现获利,马上转做下一个项目。维权群里除了讨论电商事情,人们也在议论程敏做了一个出资两万四的传销盘子,后来又在郴州启动了一个两万九千八的“众筹项目”,目前也有人在向程追讨投资款。
又有程敏圈子里流传的聊天截屏显示,缪胜明一方的真正用意是通过各种方式,向谭政施压,逼迫谭政交出电商平台,由他们操控。而谭政一方放出的消息是,除非政府依法处理,否则决不会跟对方作出私下苟且,置联盟商家利益于不顾的事。
 
记者在网络搜索“程敏”“程泉硕”的名字,搜索结果指向的信息确实关联“传销”。
排名第一的结果是,2015年3月17日反传销网上投诉信息,题目是《举报黑茶传销头子程泉硕》,内容举报关于某经营黑茶公司的涉嫌传销线索,被举报人“沈阳程泉硕”,并附有程泉硕的手机号码。记者无法证实,这个“沈阳程泉硕”与“得一电商程敏(程泉硕)”是否是同一人。
另据知情人提供,程敏等人在山东的“鑫亚传销”案件,已经进行过一次开庭审理。近日有可能再次开庭。
 
近日,维权群里的商家,也在整理相关证据,包括谭政、程敏等人在去年多数会议上的讲话音频、视频,以及相关招商用课件。去年很少露面的缪林峰的音频材料居然也被分享到维权群里,记者听了这个音频文件,其中确实有关于“二阶段周周返佣金”这样的表示。关于音频真伪,目前暂无法证实。
现在,谭政已经多次约谈公司的法律顾问,征求法律专家意见,并与平台主力商家保持密切沟通。他表示将高举法律武器,捍卫平台合法权益,保障平台商家利益。公权力介入之后,如何界定平台行为?冲突各方是否违法?众多商家的合法权益能否得到维护?我们将拭目以待!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反传销樊京刚
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中国反传销协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