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网络传销 >

屡遭处罚的花红微商为何仍能招摇过市,杨国民夫妇和微众控股路在

来源: 头条资讯平台 发布时间:2020-01-20

      近年来,随着微商行业的发展,与消费者的日趋理性,传统微商的弊端也渐渐在大众眼中凸显了出来,产品品质参差不齐,所有商品压在最低级代理手中,无法进入销售渠道实现正常循环,久而久之代理不再进货,最终导致整个销售链条崩溃。这样的情况让许多微商企业都苦不堪言,于是,就有一些微商品牌的操盘手提出,落地微商是微商发展的必然趋势,是为突破传统微商的局限,解决传统微商的困境而来。于是乎,带着“产品落地、销售落地”口号的花红微商诞生了。

 

      在其代理口中曾创造单日会销2.3亿的业绩、会员达几十万人的花红微商究竟有何生财之道?花红微商、微众控股、店多多、纤吧等企业是什么关系?花红小黑膏和花红雪莲贴是否真的可以包治百病?

 

 

 

 

 

集团背景,多家注销

 
 

 

 

      微众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4月12日,法定代表人杨国民,注册资本5000万元,认缴出资日期为2048年,股东有杨国民(大股东)和黄学红。目前该集团拥有山东花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山东董家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山东微众电子商务公司、纤吧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等众多子公司,业务涵盖产品研发、生产、微电商运营、营销策划、销售、培训、媒体运营、售后服务等多个板块。

 

(杨国民)

 

      有资料介绍,杨国民董事长自1999年进入药品大健康行业以来,历经近20年打拼,曾操盘过十几个销售过亿的品牌。

 

 

      然而,据启信宝显示,在目前由杨国民担任法人的13家企业中,有10家现都已处于注销状态,其中,纤吧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在注销之时,还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的经营异常名录之中。

 

 

      说到杨国民,就不得不提及他的妻子——被称为“UU女神”的黄鑫超,据相关软文介绍,此人出生于1983年,被称为落地微商第一人,创一年身价过千万奇迹。她还是两个孩子的宝妈,4家公司的领航者,还创造了百天让20名董事收入过100万,200名总代月入过15万的纪录。杨国民、黄鑫超夫妇二人也是微众控股名下诸多企业与品牌的实际控制方。

 

(黄鑫超)

 

      目前,杨国民还在山东花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担任股东,这是杨国民与广西花红药业达成战略合作后,所打造的“花红落地微商(UU落地微商)”的经营主体,这家企业也是现在微众控股集团旗下的众多公司当中最为出名的一个。

 

 

 

辅助治疗,产品真相

 
 

 

 

      花红小黑膏为花红微商落地推广的主要产品,经查,花红小黑膏由山东花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委托贵州苗药药业有限公司生产,,广西壮族自治区花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商标授权。

 

 

      花红小黑膏在食药监登记的产品名称是远红外风湿关节炎痛帖,属于第二类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号为黔食药监械(准)字2014第2260041号。

 

 

 

      这款产品适用于风湿性关节炎及由风湿性关节炎引起的疼痛、麻木、关节肿胀病症的辅助治疗。虽然一类、二类医疗器械号贴剂产品属医辅耗材,但只能起物理辅助作用,不含有任何药物成份,没有治疗效果也不能被宣传具有治疗功效。然而,在花红微商的代理商们制作的一些宣传材料当中,此产品却被吹嘘得神乎其神。

  

 

      在一些团队用以宣传转发的PPT中,此产品还被一个个“案例”用以佐证其治疗功效之神奇。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网站以“远红外风湿止痛贴”(非“远红外风湿关节炎痛帖”)的名义宣传花红小黑膏,对此,“药品价格315网”表示,部分网站对“花红小黑膏远红外风湿止痛贴”的描述“老腰突:椎骨变形、增生骨刺压迫神经、腰眼针扎似的疼、弯不下腰、直不起来、不敢扭腰、不敢抬腿、翻不了身、下不了床、行动困难、瘫痪卧床,60—80天恢复如初……花红小黑膏(花红骨贴)由知名品牌花红药业出品,只有疗效才是硬道理”等内容与国家食药监局公布的不符,且不科学地断言效果,涉嫌违法广告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请消费者不要轻信。

 

 

      下面,我们来了解一下此产品的代理制度。据了解,此产品的全国统一零售价为9.9元/贴,拿货340元可以成为花红小黑膏的批发商;拿货1400元可以成为花红小黑膏的市代(在代理小芳口中,此级别为目前小黑膏代理的最低级别),单价为7元,需购200贴;拿货10980元可以成为花红小黑膏省代,拿货3箱,总共1800贴,单价为6.1元;拿货46800元可以成为花红小黑膏总代,拿货15箱,单价5.2元;拿货283800元即可成为官方代理,需购110箱,单价为4.3元。且代理级别越高,产品单价越低,收益越大,也可自行招募代理获得提成。

  

 

      在其他版本的制度表中,还有董事这一代理级别。

 

 

      据《花红微商代理扶持政策及赚钱模式剖析》显示,在此制度中,补货还有返利可拿,推荐他人加入也有对应的奖金,另外,在业绩分红板块中,有的代理还拿到了公司奖励的豪车。

 

 

      最后,我们再以总代为例,看看总代能从中收获的具体收益是多少。据相关材料披露,“按一年出货100箱,平均每个月出货8.3箱,平均每天出货166贴来说,一个总代如果有50个加盟代理,平均每个加盟代理每天出货3.32贴,那么,这位总代一年就可以拿到30万元利润;一个省代拿2箱货,这位总代的利润就是1200元,一个市代拿十包,这位总代拿到手的利润就是400元。”

 

 

      附地推/宣传现场图片:

  

 

      在上述图片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风湿骨痛病不再有”、“一贴就管用”等宣传辞令,足见其宣传之夸张。

 

      眼下,在腾讯灵鲲金融风险监管平台上,“花红小黑”这个关键词已被标记了3037次,虽然标记类型是“暂未发现定性的相关报道”,但其主要标签有“发展下线拉人头”的字样,舆情列表中也有相关新闻报道。

 

 

      目前,在淘宝上还有多家店铺以不同的价格对花红小黑膏这款产品进行销售,由此推断,乱价现象可能已然存在。

 

 

 

卫生护垫,包治百病?

 
 

 

 

      除了小黑膏外,花红微商运营的产品还有“花红雪莲贴”,这款由广西花红药业推出的雪莲女人一次性卫生护垫,被宣传为可以调理甚至治疗“宫颈糜烂、子宫肌瘤、囊肿”等隐秘炎症,几乎可以包治妇科百病。

 

 

      另外在微博上,还有代理商晒出图片,暗示这款零售价为199元一盒的产品的成分具有治癌功效。而且显而易见的是,这样的行为广泛地出现在其代理商当中,如此宣传并非个例。

 

 

      当然,在网上,以现身说法的方式为此产品疗效证明的截图也不在少数。

 

 

      据了解,山东花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委托北京众生平安卫生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该款产品的消字号一次性卫生护垫,其卫生许可证号为京卫消证字(2014)第0297号。对于这款产品的资询,“药品价格315网”的回复是:如果消费者发现宣称具有任何治疗功效的“花红雪莲女人私密养护贴”,请向当地食药监局举报。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除了小黑膏外的其他产品,在花红微商代理价格表中的各自位置。

  

 

 

 

 

黑植染发,使用“中毒”?

 
 

 

 

      除了上文中提到的这两个“香饽饽”外,“花红黑植染发膏”也在花红微商的代理范围之内,据代理声称,该产品在2018年6月23日推出,在6月份短短的7天里就卖出了5个亿。另据花红小黑膏官网显示,此产品集黑发、养发、护发、固发于一体,融入持久性精纯染色素,不易褪色,不染衣物,完美全面覆盖,染发方便快捷。但就是这样一款被宣传得如此“优良”的染发产品,却在2019年年中,被一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据《温州都市报》报道,家住龙湾区的杨女士使用了该款染发剂后,竟因“中毒”进了医院。杨女士表示,前些日子,她遇到了徐某,在对方推销下,考虑到自己确实有白发,就花了80来元买了一盒。没想到,5月26日晚,杨女士使用染发剂之后出现了口吐白沫、头晕、四肢无力等症状。5月28日,她被家人送到医院看了急诊。病历显示:医生初步诊断是药物性肝损害。

 

      把染发剂卖给杨女士的徐某说,她是做微商的,货是从上级那里拿的,“货都是从厂家那里出来的”。徐某说,可能是杨女士使用的这包刚好变质了。对于变质的原因,徐某说,这是在快递途中,因为踩压导致的。产品包装背后写明:商标使用许可方是广西壮族自治区花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销是山东花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企业是广州市比倩日用品公司。

 

      最后说说产品的价格。当地街上就有多家美容美发店,《温州都市报》记者随机走访了几家,并没有发现“黑植”染发剂在售。在一家店里,店员向记者推销了多个品牌的染发剂,每盒的价格在50元左右。

 

 

 

接连曝光,处罚不断

 
 

 

 

      说完了产品,我们再来了解一下其经营主体山东花红公司本身近年来受到了哪些处罚。

 

      2017年,山东花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广告含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的其他情形,而被潍坊市奎文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处以行政处罚;2018年,该公司又因虚假宣传,遭到了潍坊市奎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两次处罚金额累计达到24.3万余元。

 

 

      后面这项处罚的矛头,所指向的正是上文中提到的小黑膏和雪莲贴这两款产品,据相关处罚决定书披露,2018年9月18日,潍坊市奎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对当事人山东花红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现场检查。现场检查发现其销售的商品主要为“雪莲女人私密养护贴”、“小黑膏”等,潍坊市奎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山东花红在其网站对其销售的产品的性能和功能等自然属性的信息及销售状况的市场信息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了消费者,不当抢夺了其他经营者的交易机会,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其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之规定。

 

      时间来到2019年9月,《医药观察家报》、“医药资讯地方台”、“医药大事记”等多家媒体相继报道了“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示花红微商和店多多特大传销诈骗案、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特大偷逃税款案,涉案资金超60亿,涉案人员超80万”的消息。(但我们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通过搜索关键词的方式并未搜索到原文,亦没能在网上找到相关页面的截图证实这条消息的真实性)

  

 

 

 

后记

 
 

 

 

      最近几年,市场上出现了一种新的医疗器械销售方式,即免费体验。一些经销商利用老年人防护意识较弱的特点,组织他们参加医疗器械免费体验。而实际上这里有许多陷阱。经销商会在体验过程中虚假宣传医疗器械功能,乘机推销产品。对此,药监部门曾提醒消费者需警惕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等产品经营活动中的虚假宣传,否则可能受骗上当。建议消费者购买药品时一定要先查看药品的批准文号,没有国药准字号的产品不是药品,没有治疗作用。

 

 

 

      至于今后的微众控股集团会如何发展?“学会选择,坚持选择,这是成功的基石”——杨国民曾说过这样一句话,那么在2020年,他和微众控股的选择又会是什么呢?布局微商后,先后推出了花红雪莲女人、黑糖姜茶、大麦青汁、伊美阿胶等产品的花红药业,在接下来还会让哪些产品进入微商市场?对此,头条资讯平台将继续保持关注。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网络传销

解救案例

咨询救助

最新文章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