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网络传销 >

揭秘“后珍妮贝儿时代”下的台湾佳仕发,若曼莎代理之路为何一波

来源: 头条资讯平台 发布时间:2020-01-04

      反传销联合会讯:内衣,被普遍称为人的“第二层皮肤”,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据咨询机构沙利文相关报告显示,2014-2019年全球内衣市场规模的年均复合增速在7%左右。可见,如今内衣行业正处于风口期,另有资料指出,中国的内衣市场每年销售额都在1200亿到1500亿元,且每年以20% 增速增长。

 

      在此背景下,来自中国台湾省的内衣品牌“若曼莎”也早在数年前就已走入大众视野。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品牌?台湾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和上海劲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什么关系?关于珍妮贝儿商标侵权事件,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前因后果?在2020年,若曼莎的代理制度又是什么模样的?

 

 

 
 
台湾企业,多家公司

 

 

      若曼莎(ROMENSA)是1997年创立于中国台湾的内衣品牌,2000年开始致力于无钢圈非海绵健康内衣的研发、生产、销售,公司总部设立于台湾,若曼莎也是机能型无钢圈女性文胸创始品牌之一。

 

      另有资料介绍,若曼莎由蔡镇壕及设计、技术团队自主研发出来的,经营主体是台湾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什么来历呢?

 

 

 

      据天眼查显示,与佳仕发实业关联的公司有两家,一家是在台湾注册的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时间是2010年5月,代表人和董事都是蔡株容一人;还有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台湾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这家私人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时间是2015年9月。另据企查查显示,在香港注册的台湾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曾申请过“若曼莎”的商标,目截止目前,该商标的状态为“商标无效”,是不是这就说明佳仕发与若曼莎关系不大?

 

 

 

      答案是否定的,经查,在中国台湾省也的确有过名叫若曼莎的企业,而且不止一家。

 

 

 

      第一家,名为若曼莎企业有限公司,1994年4月成立,1999年8月解散;第二家公司与该公司同名,1999年8月成立,2003年春解散;第三家企业,名曰若曼莎实业有限公司,代表人是蔡宏昇(前两家公司都没有代表人姓名),成立于2016年10月,而这个蔡宏昇就是一些宣传材料所说的“若曼莎总经理”。

 

 

 

      顺带一提,在上述图片中的永生发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代表人和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的代表人是同一个,还是蔡株容,洪铭鸿则是台湾永生发实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而为什么要提这个姓洪的人,我们会在下文中有所介绍。另外,在图片的右侧,我们还能隐约看到珍妮贝儿企业有限公司的字样,这三家公司地址完全一样,想必其关系定不一般。

 

      与此同时,还有网友晒出了另外一张照片,声称“这些招牌在供微商团队拍照后就立刻撤下”,在这里,关于这个说法我们暂且先放在一边。

 

 

 

      经过进一步的调查,我们发现在2018年时,若曼莎的官网还是三个品牌(若曼莎、蕾蒂蜜、珍妮贝儿)共用。

 

 

 

      时间来到两年后的2020年,使用(janebelle.com.tw)作为官网网址的的企业只剩下了若曼莎。但从这个域名上,我们还是能很清楚地看到珍妮贝儿(janebelle)的痕迹,珍妮贝儿简称“JB”,难怪前段时间在网上还有公众号以“台湾JB若曼莎”、“台湾JB”为名进行宣传。

 

 

 

 
 
珍妮贝儿,侵权经过

 

 

      经查,珍妮贝儿企业有限公司于2008年2月在中国台湾省注册,代表人同样姓蔡,为蔡佳真。另外一家在中国香港注册的香港珍妮贝儿贸易有限公司在2013年1月注册,现已告解散。而至于这家公司为何解散、若曼莎网站上为何没有了珍妮贝儿的姓名,这或许和一份在2015年5月发表在《三湘都市报》上的声明有关。

 

 

 

      该《声明》显示,“Jane Belle”(珍妮贝儿)是汕头市永生发针织有限公司享有的合法授权的商标。2012年,,汕头市永生发针织有限公司授权安徽昂多唯尔贸易有限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对“Jane Belle”品牌内衣进行销售及维权。

 

      但由于其良好的销售前景和较高的知名度,“Jane Belle”商标也成为一些不法厂商的攻击目标。2015年3月31日,长沙市工商局对长沙市霞美服装店侵犯“Jane Belle”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行为进行了查处,对相关侵权衣物及包装进行了查扣。经调查了解,主要侵权人为台湾人洪铭鸿,其委托汕头几家企业贴牌生产珍妮贝儿内衣,运至仓储地昆山水迷儿贸易有限公司储存,一部分产品经由上海运至台湾销售,绝大部分产品运往长沙由给原快乐购拍过内衣广告的几个女模特王晚霞等人进行微商侵权销售。2014年3月至2015年5月,权利人市场额度萎缩近三千万,初步估计侵权人销售额度超过七千万。因此,安徽昂多唯尔贸易有限公司要求侵权人必须立即停止侵权,否则,将通过法律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民事、行政及刑事责任,维护合法权益。(内容有删改)

 

 

      而这场“制假售假”的事情起因,还可以追溯到2009年以前,当时,汕头永生发公司在湖南快乐购销售尼娇芬品牌无钢圈竹炭内衣。为了扩张业务范围,永生发公司当时的副总裁建议将文胸内衣和束身内衣分品牌推广。也因此,珍妮贝儿的商标诞生了。2009年,永生发公司正式向国家商标局申请JB珍妮贝儿商标,并于2010年获得通过。

 

      在2005年的时候,蔡镇壕通过朋友找到了汕头永生发公司的张老板。希望通过张老板的内衣技术及商标专利,生产一批内衣到台湾做电视购物。但因为蔡镇壕所有在台湾电视购物销售的货品一直没有正式商标,于是,蔡镇壕经张老板同意,在台湾省于2010年正式申请珍妮贝儿商标,并于2011年正式获得通过,2013年,台湾的永生发实业有限公司才成立。

  

 

 

      但这场合作在2014年初就没有再继续下去了。当时长沙还有一大批上千万的库存,分得一批库存的蔡镇壕回到了台湾,继续他的电视购物业务,产品依然由汕头永生发公司提供生产加工。

 

 

 

      另外,同样分得了一批库存的洪铭鸿则留在了长沙,后来,他找到了王晚霞,此人网名为“翘翘”,正是《声明》中提到过的长沙市天心区霞美服装店的法定代表人,这位女士还曾在2016年以中国区总代的身份和蔡镇壕一起出席过《对话企业家》这个节目。

 

 

 

      带着这个珍妮贝儿的签约模特,洪铭鸿拉着另外一个新合伙人,一起通过朋友圈等渠道开始把库存内衣销售出去。再后来因合作内部原因,洪铭鸿带着翘翘和剩下一批库存离开了湖南转战上海,由蔡镇壕支持重新发展。珍妮贝儿的库存通过翘翘等模特再次获得大量的市场,很快库存就销售一空。时间到了2014年10月,因为台湾的蔡镇壕累计欠汕头工厂三百余万元货款,货品五百余万元,因此张老板停止了对蔡镇壕的若曼莎内衣的代加工。

 

 

 

      而与此同时,其珍妮贝儿的库存已经销售完毕,急需找到新货源。就在这个时候,蔡镇壕通过关系找到了另外一家小型工厂,拿着珍妮贝儿的原版型进行代工生产,继续使用珍妮贝儿的商标。并对外宣称翘翘是全国总代理,内衣是来自台湾的品牌。此时,张老板开始建立自己的团队进行维权及追债工作。

 

      到了2015年年初,两个台湾人反而开始公开通过网络、代理商宣传张老板卖的内衣是假货的不实信息。于是,珍妮贝儿公司在同年3月29日会同工商部门彻底查封了全国总代理翘翘在长沙五一新干线的工作室,查没了价值百万的假冒JB珍妮贝儿的内衣。(上述部分文字信息根据《一个“台湾JB珍妮贝儿”内衣代理商的血泪史》整理,内容有删节、改动)

 

      后来,就有了在报纸上发表的那份《声明》。东窗事发后,不到两个月,洪铭鸿就彻底退出了曾经销售珍妮贝儿内衣的昆山水迷儿贸易有限公司,从此消失在大众视野之中。

 

 

 
 
劲仪集团,承上启下

 

 

      除了珍妮贝儿的商标问题,还有若曼莎的代理合同问题。在网上,之前也有一位省级代理晒出了自己与公司所签订的合同,反映签合同盖的章有问题:盖在合同上的印章公司名称是台湾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但经查台湾经济部网站,全台湾只有一家佳仕发公司,即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 而并非台湾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

  

 

 

      前段时间,针对这些反馈,在知乎和天涯社区上,先后流出了《来自一封若曼莎的声明》,针对上述内容表达质疑。该《声明》称,“若曼莎确实是台湾注册的商标,但是商标使用权已经给到我司:上海劲仪纺织品有限公司(我司拥有商标使用授权函等相关资质证明),该内容严重影响到了我司的利益,我们会合理维护我们的权益的。”

  

      当然,类似的声明也不止一份。

 

 

 

      那么,这个劲仪集团和若曼莎又是什么关系呢?调查发现,“ROMENSA若曼莎订阅号”的认证公司也确实为上海劲仪纺织品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1月25日,在2019年1月更名为上海劲仪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胡稳成,注册资本1000万元,据资料介绍,劲仪集团是集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新型现代化企业,该集团旗下现已发展出若曼莎、裸塑、帝格、UBODY、婕兰等品牌。

 

 

 

      该公司股东为胡稳成(大股东)、田原和外商投资企业佳仕发服饰(上海)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2月28日,法定代表人和独资股东为蔡佳真,注册资本50万美元。

 

 

      此外,在胡稳成名下,还有一家企业,名为“揭西县河婆稳成服装网店”,该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被揭西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河婆工商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截止该公司注销之日,尚未被移除该名单。

 

 

      在劲仪集团之前,在中国内地代理若曼莎品牌的则是另外一家企业——湖南若曼莎服装有限公司(该公司现已注销)。

 

      在多年前的一次慈善活动中,台湾佳仕发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蔡镇壕、湖南若曼莎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蔡宏升(还有一种说法叫蔡宏昇)、湖南若曼莎服装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晶、营销总监王晚霞曾共同露面。当然,在这里担任营销总监的王晚霞,就是上文提到过的那个内衣模特。据启信宝显示,目前与王晚霞有关的所有公司都已注销。

 

      转眼间,时间来到了2017年,若曼莎中国的总裁变成了胡稳成,副总裁变成了诸葛敏洁,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在佳仕发服饰(上海)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的诸葛敏洁,此前也曾以若曼莎中国大陆运营总经理的身份出席过多次活动。另外,在当下的劲仪集团中担任公司高管的还有裸塑执行总裁彭昱茹,若曼莎理事、湖北运营中心总经理汪媛,若曼莎理事何宇、若曼莎理事郑秋秋、劲仪学院教育长郭柏成等。

 

 

 
 
奖金制度,三种品牌

 

 

      最后,我们再来了解一下目前的若曼莎内衣是如何代理的。

 

      据劲仪集团代理商透露,目前的若曼莎代理模式分为三级,分别是粉钻、黄钻和CEO。其中,CEO的拿货价为五折,门槛为68000元再加1万元押金(还有另外一个说法是:2019年最后一天之前是68000元,到了2020年1月1日之后,门槛是168000元,不过这种说法与大多数代理商的说辞相悖);黄钻的拿货价为6折,门槛是26800元;粉钻的拿货价为6.5折,门槛为6800元。

 

 

 

      另有资料显示,单购若曼莎一个品牌的代理制度,与购劲仪集团旗下三个品牌内衣的代理制度也有所不同。

 

      粉钻和黄钻的利润来源都是赚取拿货价与零售价之间的差价,而成为了CEO,直接对接公司之后,才有八个权益可拿:第一,零售;第二,推荐奖;第三,拿货奖励;第四,隔代拿货奖励;第五,批发;第六,团队拿货奖励;第七,总业绩奖励;第八,公司股东。

  

 

 

      其中,推荐奖是1万元,就是说一个CEO甲推荐一个CEO乙,甲就能拿到1万元。而乙再拿货,甲就可以从中拿到8%的提货奖励,乙再推荐丙,丙就相当于甲的隔代,甲就可以从丙的拿货中拿到1%的隔代提成。

 

      而在个人拿货和团队拿货达到了一定的业绩后,个人不但可以从中拿到8%的提成,还可以从团队业绩中拿到1%的提成。

 

 

 
 
后记

 

 

      眼下,中国的内衣消费市场增长得十分迅猛,近年来年均增速为低双位数(约20%),目前市场规模约2000亿元,其中,女性内衣市场规模占比在60%以上。

 

(图片来源网络)

 

      在内衣行业如此蓬勃发展的势头下,由劲仪集团代理的内衣品牌若曼莎,在今后会如何发展?以“让天下创业更安全”为企业使命、以“帮助千万平凡人创业成功”为企业愿景的劲仪集团,在接下来又会在内衣市场上取得怎样的成绩?对此,头条资讯平台将继续保持关注。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网络传销

解救案例

咨询救助

最新文章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