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网络传销 >

无知的“韭菜”是如何在趣步、运动赚等类似“资金盘”的商业模式

来源: 中国经营报 发布时间:2019-09-11

原本用来获客、增加用户黏性的措施,在被市场不断复制的过程中逐渐变形,出现了不少表面上宣称“走路就能赚钱”、“看新闻(视频)就能赚钱”的商业模式,而实际上,这些所谓的创新“商业模式”却有以“拉人头”、“传销”为核心的“庞氏骗局”或“资金盘”之嫌,让整个市场变得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给用户带来了极大的困惑。

 

公开信息显示,在趣步下架之前,华为应用市场的数据是1305万次安装,苹果App Store显示有2.4万个评分,还曾一度登顶App Store的生活榜。

 

经过几个月的媒体曝光之后,趣步软件目前在华为应用市场已经看不到了。但是,宣称“走路就能赚钱的APP”却并不少见,比如只比趣步多一个字的“趣步行”、“走路赚”、“运动赚”等类似软件还在。

 

以“运动赚”为例,其在应用介绍中就表示,“以微信运动步数为基,用户在每天的运动过程中,运动步数就可以在APP上换现金红包,走得越多赚得越多,我们旨在让用户每一步都有价值,在获得健康的同时,还可完成每日任务挣钱更多。”

 

当然,不仅仅是走路能赚钱,阅读、看资讯、打字都能赚钱。这或者真的离不开趣头条这一“开山鼻祖”创下的模式。一直以来,“趣头条”在应用市场的标注都是“看资讯现金红包翻倍赚”;而后起之秀“惠头条”的应用介绍则是“边阅读边赚钱,红包拿到手软”;“微鲤”APP的介绍则更惹眼,“边看资讯边聊天还能抢红包,邀请邻里好友可领大额奖励,时段奖励签到金币源源不断”等。

 

输入法方面的类似软件也有,“趣键盘”宣称自己是一款手机打字就能赚钱的输入法,“趣输入”则宣称是一款边打字边赚钱的输入法。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仍然现身华为应用市场的APP并没有被定性为“骗局”,,但在此之前,确实已经有太多类似的“可以赚钱”的APP,比如种花赚钱的“魔幻庄园”,跑步打卡赚钱的“早起打卡”,出租朋友圈的“霸屏天下”等数不胜数。

 

正因如此,在既往案例中获取警醒就显得极为重要。分析“趣步”模式就提供了一个全面的可资借鉴的模板。

 

首先,走路就可以获得“糖果”,糖果可以换钱,这也是趣步最核心的魅力所在。尽管平台一直称“糖果”只是兑换商品的积分,但实际上,在趣步“2.0版本新手教学”的视频里,用户可以在交换中心出售或求购糖果。

 

后来,趣步关闭了交换中心,但在其上线的3.0版本中增加了“交换GHT”的教程,也就是说,如果用户想要挣钱,不能直接卖糖果了,而是要卖GHT。而在卖GHT之前,用户要先在GHT里面找到一个钱包地址,在APP的糖果置换页面中,把钱包地址填进去,就可以成功将糖果置换为GHT,然后再用GHT交换金钱。

 

这种类似“比特币”的虚拟货币操作方式表面上看进一步增加了“含金量”,比如GHT的价格就标注到22元人民币左右,当然所有交换的背后都直指一点,即应用最初标注的“走路就能赚钱”。

 

由此,整个设计非常巧妙地完成了“走路—糖果—GHT—金钱”的变换。这也“印证”了趣步的“用户协议”,即糖果只是平台的积分奖励,本身不具有流通属性,更不是加密数字货币。当然,也有效地规避了2017年以来相关部门对利用区块链、虚拟货币进行非法集资行为的打击。

 

其次,走路并不是获取“糖果”的唯一方式,更重要的方式是“做任务”和“拉人头”。

 

事实上,用户每天能获得的糖果数和活跃度相关,步数根本不值一提。更准确地说,用户每天达到了任务步数,后面走再多步都不会增加糖果了。

 

来看一下平台给出的计算公式:每日获取糖果数=每步产生糖果数×任务步数×活跃度。所以,在“每步产生糖果数”和“任务步数”确定的情况下,唯一的变量就是活跃度,而活跃度则由用户“做任务”的级别决定。具体来说,就是“做任务”的级别越高,活跃度也就越高。

 

在趣步,“做任务”被分为8个等级,分别从“试炼卷轴到专家卷轴”。除试炼卷轴不需要投钱外,其他卷轴都需要投资几百元到几百万元不等的资金,比如居中的进阶卷轴,就需要购买500枚糖果。

 

根据趣步的规定,每一个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去投资相应的卷轴。刚注册的新手,如果想获得更多的收益,也可以直接去购买高级别的卷轴。并且可以一次购买多个。

 

至此,趣步模式进一步完成了它的设计,“投资越多,做任务的级别越高,活跃度越高,最终获得的糖果数也就越多。如果GHT的币值稳定的话,用户就能获得很好的投资回报率”,说白了,这是一个投资回报的模式,而“走路赚钱”似乎只是一个“外衣”而已。

 

除了直接投资外,活跃度的提升还可以通过“拉人头”的方式获得,一种是直接推荐朋友注册趣步并实名认证成为会员,用户能获得直推会员基本活跃度的5%。另一种则是招募团队,只要某一个用户的团队成员发展了下线,他们的团队活跃度都会加在该用户的团队活跃度里。不难看出,想要获得更多的活跃度,招募团队是最高效的方式。

 

显然,这是一条极其“严密”的逻辑链条。在这一链条之上,无数用户蜂拥而入,进入了投资和拉人头的“无底洞”。公开信息显示,在趣步下架之前,华为应用市场的数据是1305万次安装,苹果App Store显示有2.4万个评分,还曾一度登顶App Store的生活榜。也有数据称,趣步至今拥有3000万用户。

 

但是,趣步的问题在于没有收入来源和“造血”功能,同时用来兑换糖果并最终用来套现的GHT的币值存在隐忧。

 

公开信息显示,趣步APP没有广告,所谓的商城至今还没有上线。如果没有收入的话,趣步用来购买用户步数的钱只能从新用户那里来,即“早期有人能卖掉糖果赚钱是组织出钱,后期是相信糖果能升值的用户在买。”去哪儿网创始人、环球悦旅会创始人兼董事长戴政表示。

 

而有关GHT的信息更令人匪夷所思,GHT交易网站写明,GHT的发行总量是10亿枚,不会随意增发。这在趣步玩家看来,是为了保证GHT和糖果的稀缺性,就像比特币那样成为一种稀有的数字货币,但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如何保证GHT恒定的10亿枚发行量,似乎是一个问题。而且GHT并没有上交易所,压根不能跟其他币兑换。

 

戴政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虽然披了很多新概念的外衣,但这是典型的资金盘,根本不用判断,只需等着崩盘。”

 

同样的,作为曾经的资金盘操盘手和专业玩家的冯涛在媒体公开评价趣步是一个包装完美、设计精巧的资金盘。在冯涛看来,所谓资金盘,就是指没有造血功能、用后来参与者的钱支付前面参与者的庞氏骗局。一旦没有“新韭菜”进来,创办资金盘的老板无利可图,就直接关网,携款私逃。

 

冯涛认为,趣步低门槛、高收益、高佣金这几点非常符合资金盘的特征——先利用低门槛吸引大批用户加入,然后吸引用户花钱购买糖果——如果不花钱买糖果,则收益极低甚至玩不下去。高佣金驱动参与者不停地去发展下线,高收益驱动参与者大量收购糖果。不同的等级对应不同的收益,刺激着每个阶层的加入者。

 

由于区块链的概念,参与者都会以为糖果是有限的,大量的人抢购会抬高价格,专业玩家则选择合适的时机退出,无知的“韭菜”则继续被裹挟,直至崩盘。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网络传销

解救案例

咨询救助

最新文章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