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网络传销 >

在美容院花掉50万,其中六套内衣近20万?

来源: 1818黄金眼 发布时间:2019-08-02

两年前,张女士开始在一家美容院消费,花了好几十万,但现在她觉得没效果,想把钱要回来。

美容院消费五十万

怀疑被忽悠了要退款

 

张女士是杭州富阳人,她说,2017年,经过朋友介绍,她到富阳江滨西大道一家叫可诺丹婷的美容院消费。一开始做一些美容项目,后来又被推荐了不少其他项目和产品。

张女士:“消费过程中,他们给我介绍了各种绣眉、唇,内衣什么的,有那个黄金虫草和黄金茶。基本上每次都会买,前前后后加起来应该有毛五十万。”

 

张女士带来了几套内衣、一个补品的空盒、还有一些美容产品,她说这些都是在美容院消费的。但自己使用后觉得都没什么感觉。

张女士:“内衣一共给我推销了六套,一共将近二十万,可以减肥治疗宫寒,把脂肪提臀丰胸,穿了之后还是老样子没变。吃的就是虫草,用了之后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也没有什么好的感觉。想想看是不是被忽悠欺骗了。”

张女士觉得,自己这几十万块钱花的不值,希望对方能够退钱。

 

美容院负责人称愿意协商解决

稽查大队已介入

她之前消费的可诺丹婷门店,营业执照上的名称是杭州富阳区富春街道羊洋美容院,找到门店注册地址,玻璃门锁着,张女士说,附近还有一家招牌为可诺丹婷的美容院。店里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和羊洋美容院是一起的。

杭州富阳蔓之羽美容店 工作人员:“我们楼上房东不让租了,我们这里也是一家店,两家店是一起的,楼上房东不让租了,我们合并成了一家店。”

工作人员表示,张女士消费的纹眉、虫草、内衣等项目他们不太清楚,负责人也不在。随后记者拨打了羊洋美容院负责人的电话。

杭州富阳区富春街道羊洋美容院 许女士:“(反映在你这里消费了将近五十万?)嗯。(有没有这个事情?)有。(她觉得效果不好,希望退钱。)但是她消耗了一部分。我们愿意跟她协商,双方坐下来聊一下,等我出差回来,市场监管局也会通知我们。”

对方在电话里表态,接下来愿意和张女士沟通协商,不过关于张女士对消费项目的质疑,没有做太多说明。

 

杭州富阳区富春街道羊洋美容院 许女士:“(内衣说十几万这么贵?)是私人定制的,有些商场私人定制也是这个价格。(开运眉是怎么回事?)你说这种东西从古至今都是一个说法,自己是怎么想的。那我感觉信则有不信则无。”

记者从杭州富阳市场监管局了解到,目前稽查大队已经介入。

杭州近百位父母3000万积蓄被掏空!母女冲去公司后崩溃:黑压压全是讨钱的

7月29日,央视《朝闻天下》栏目讲到专门针对老年人的骗局时提到了北京中安民生。 

中安民生用“卖房养老”的骗局,骗600余名老人抵押房产,涉及资金十多亿元。目前公司88名嫌疑人被北京警方以涉嫌非法集资刑事拘留。 

与此同时,杭州也有近百老人被卷进了“中安”困局,骗的倒不是房子,而是买所谓的金融养老产品,目前有3000万元拿不回来了。 

将这些老人拉入泥淖的是浙江光大中安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大中安”)。 

光大中安与北京的中安民生之间高度关联。目前,杭州市江干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已经立案。 

300元十节书法课

养老公司提供一揽子养老服务

老李,63岁,杭州公务员退休。 

2017年上半年的一天,他路过杭州莫干山路德源大厦,看到一楼门面房窗明几净布置温馨,橱窗上贴有宣传“书法课,300元/期,每期10节课”。 

老李素爱笔墨丹青,也有意退休后好好研习,他推门而进。公司前台背景墙上书写着“光大中安——你身边的养老服务专家”。 

根据公司简介,光大中安养老是一家由国有企业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和拥有多年养老服务行业经验的中安民生共同投资建立的创新型养老服务企业。 

光大中安曾经在杭州莫干山路的近千平方米的营业厅 

“一开始的课程确实蛮好”,这是诸多到报社来反映情况的老人的共识。光大中安主打“八大养老服务”,其中书法课、太极拳等都属于“文化养老”序列,此外还包括医疗养老(健康咨询和陪老人看病配药)、旅游养老、甚至还有老年人婚介等服务。 

2018年上半年,在一次公司组织的老人旅游中,公司请来了讲师向老人们推荐金融养老产品。 

讲师强调这不是理财产品,而是没有风险的“金融养老”。把钱交给公司去运作,每月、每季、或者每年都能以“养老金”的形式拿到利息,本金等到期后一笔返还,并称这是北京公司继“以房养老”后的又一个针对老年人的资金养老产品。 

投入100万

每个月能拿9000元养老金

讲师口中的“北京公司”就是北京中安民生,“以房养老”项目也就是最后导致北京数百老人即将失去房产这个最后庇护的巨大骗局。 

那么,杭州的光大中安和北京中安民生是什么关系。 

根据天眼查,光大中安养老是由中安民生(25%)、浙江光大国际旅行社(30%)与何声扬(30%)共同投资设立,法定代表人为何声扬。 

而这个何声扬也是中安民生的实际控制人,也就是在今年3月8日突然失踪,让中安民生彻底爆仓的人。 

杭州光大中安总经理卢某说,公司股东中,光大国旅的加入主要是落实老人旅游项目,而并不参与公司其他业务。两只金融养老产品也是何声扬亲自引进到杭州的,一个叫“艾科路”,指向的是浙江绍兴上虞的一家运用韩国技术的铝业公司;还有一只叫“北京玖安”。 

但老人们说他们当时都是对“浙江光大国旅”这个国企招牌倍感信任,推荐金融养老的时候光大国旅也有负责人前来站台。 

老李在去年10月分三次投入50万元到“艾科路”。 

相比老李,60岁的史阿姨在光大中安参加的活动更多,年轻的养老服务员还陪她去看过病,所以当养老服务员推荐给她比银行利息高得多的投资产品时,史阿姨将一辈子的积蓄共计100万元统统投入了“北京玖安”,为期一年,利息10%,每个月能拿到9000元养老金。 

老人们通过现场刷卡或者现金等各种方式将钱汇入投资合同指定账号。不同产品不同周期的年化收益不一样,大致在7.5%—12.5%。 

过年后突然发现回款回不来了

老人们都慌了

征兆其实在2019年春节前就出现了。 

史阿姨的100万一年期产品原本在2019年2月4日到期。因为正值春节,公司方面说,等2月13日上班后回款。 

13日,公司方面称要请示北京公司,让史阿姨再等几天。22日,卢经理跟史阿姨说,钱好像回不来,要不你去下北京公司。 

100万,一辈子的积蓄啊,史阿姨在当天下午就跟女儿飞去北京,“公司在相当高档的写字楼里,但是一走出电梯就看到黑压压的、都是讨钱的人”。北京受骗老人说,2018年底就不对劲了,大量钱款无法兑付。 

但是,那段时间,杭州光大中安还在拼命推荐老人投资,在杭州受害人的统计中,有老人在今年2月还被说服投了钱。 

3月7日,北京中安民生实际控制人何声扬召开视频会议告诉各地公司的负责人,大家要挺住,“光大中安”的卢经理也听了会,次日,何声扬失踪了。 

而杭州这边,当2月22日史阿姨把消息带回杭州后,光大中安的整个局面就不受控了。有的老人去银行回查自己当时POS机打款的路径,发现当时说是投资两大金融产品,但是钱款流水显示走向五花八门,有到贵州某账号的,有到怀化的账号,还有的到了某度假村的账户里,甚至还有人投了11万后来显示是到富阳某家电商行。 

杭州光大中安总部在江干区新传媒产业大厦,保安说,今年3月份就搬走了。莫干山德源大厦的营业部在今年4月份也关了门。 

一个看上去很美好的老年服务项目

走着走着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光大中安卢经理说,两年前公司刚成立时,设想的是用“互联网+”的思维关注养老产业,给老年生活提供一揽子服务,这部分其实是没有什么利润的,当时公司看中的是老人信息这一块大数据的积累,有了大数据,看看以后是否能定向对接一些可盈利的商业通道。 

2018年,何声扬引入这两个金融养老产品说考虑到一线员工收入太低,销售这两个金融产品员工可以有一块提成。 

在杭州老人中推广时,员工用的POS机都是北京给的,老人的投资款也没有留存在杭州公司。“艾科路”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看起来也是个正规的金融项目。 

根据相关报道,后来“艾科路”负责人也报警了,声称钱款被中安民生提走了。 

卢经理说他也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最后变成这么个烂摊子了。他现在个人也在筹款兑付老人,但是杯水车薪。 

郭某是光大中安莫干山路营业部的店长,他说,他父母和亲戚也投入了将近30万,而杭州公司有30多个员工自己都投了,“加起来也有六七百万元,我们也是受害人”。 

杭州市拱墅区仓基新村是个老小区,居民中老年人比例比较高,2017年10月光大中安借用社区用房建立了光大中安的杭州首个社区驿站,据该小区的老人说,当初养老服务员是一户户人家敲门推荐的,老人们参加过各种活动,也有老人投了钱,很多还不敢跟老伴说,又急又压抑都生了病。 

有位老阿姨说,他们(指养老服务员)比儿女还叫得应,还能背我去看病,如果最后不是把钱给骗走了,他们推出的那些服务我们老年人真的很需要很喜欢的。 

老阿姨手里有一张当时公司给老人过集体生日的照片,“多少年了哦,没人给我过过生日了”。 

截至发稿,记者从杭州江干警方了解到,已接到近百名受害者的报案,警方已立案调查。 

(本文图片均由受害人提供)

天上掉下个“凤妹妹”!内江男子掉进“网络美人坑”,钱包遭脱80000多

2017年4月的一天,家住隆昌的范先生闲着无聊,在玩微信时通过“附近的人”,添加了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范先生和这名微信好友开始闲聊。从那时起,范先生就掉进了“美人坑”。

这位微信好友名叫“女人不是妖”,微信头像显示,这名女子比较年轻,20多岁左右。

 

 

刚开始并没什么,可是几天后,情况有了变化。这名女子声称自己的母亲生病了一直在吃药,而她的父亲前几年就去世了。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生病后,她们两人的生活很困难,希望范先生能借10元给她缴天然气费。

因为从小就没有母亲,这名女子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情况让范先生很受触动,他决定帮帮她们。于是,范先生给了这名女子100元并未要求对方归还。

 

几天后,这名女子又找到了范先生,声称母亲的病情恶化了,需要住院治疗。希望范先生能帮帮她们,借她2000元。

一下子要借2000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况且两人认识还没多久,甚至连面都没见过,范先生起了疑心。于是范先生通过微信语音电话和对方联系,想确认对方性别。

一通电话后,范先生知道这名女子名叫郭某凤,并了解了小凤的相关信息,范先生打消了疑虑。在日常生活中,范先生为人仗义,两人约定好小凤上班就还钱后,范先生很快便把2000元钱转给了小凤。

这之后,小凤告诉了范先生更多她家里的情况。小凤说,2010年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了,期间治疗费用花了很多钱,家里也欠了很多外债,母亲也有病,不能上班,全靠她一个人工作养家,家里条件十分困难。这更让范先生动了恻隐之心。

 

从那以后,小凤便经常找范先生帮忙,小到家里没米没油,大到看病买药,都请范先生帮忙。

虚构各种理由,男子转账数万元

家里没米啊、油啊,或者说没有生活费了,她又要500、600、300、200这样,慢慢找我借,她说到时候她都要还我。

——范先生

按照范先生的说法,小凤只要没钱了就会找他借,并且经常说一些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了的话。虽然觉得为难,但范先生还是本着帮人帮到底的心态,尽力帮她希望能够挽救她。

直到一次小凤说为了升职,要去成都做美容培训,需要8000元培训费,这才让范先生觉得有些不对劲。

当时范先生实在拿不出8000元钱,小凤便建议范先生去网上贷款,并且说很快还给他。虽然起初很抗拒,但经不起小凤的软磨硬泡、逼迫利诱,范先生分别从5、6个网上贷款平台上贷了8000元钱给她。

然而,到了还款期限时,小凤并没有将钱还给范先生。

 

 

从那一次以后,范先生告诉小凤,以后不会再帮她了,因为自己也很困难。让范先生没想到的是,小凤居然翻脸不认人,说如果范先生不帮助她,她一分钱都不会归还。

这样的结果让范先生始料不及,范先生大概算了一笔账,前前后后小凤竟然向他借了4、5万元,因为害怕小凤真的不还钱,范先生决定还是和她保持联系。没过多久,小凤又找到范先生,说是母亲现在要住院,钱不够,还差2500元钱。希望范先生能再借给她。

 

当天晚上,范先生提出要去看望小凤的母亲,但在小凤所说的医院里,并没有找到人。感觉自己被骗,这让范先生觉得非常气愤,不过小凤的一番说辞,又让范先生心软了下来。

小凤说你不懂,我害怕连累你,我外面还欠着钱,害怕看到你在帮我,找你的麻烦。

——范先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范先生回去后的第二天凌晨,小凤又发来消息说母亲做手术还差1000元钱。范先生果断地回绝了她。第二天早上,小凤的母亲用小凤的微信号联系到了范先生,询问范先生是否和小凤说了什么过激的话导致小凤想自杀。

 

虽然很怀疑这个事情的真实性,但范先生还是把钱转了过去。之后范先生又去内江城区找过小凤2次,但都没有找到。愈发觉得不对劲的范先生也曾想过报警,但因为怕小凤怀疑自己反而不还钱迟迟未报警。

直到那时,范先生依然不知道,“小凤”并不是和他通电话的那个女子,而是另有其人。虽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但为了不让小凤跑路,范先生一直和小凤保持着联系,对于小凤的借钱请求,也会进行回应。与此同时,范先生也在积极找寻这位住在内江城区的微信好友小凤。

在找寻小凤的过程中,小凤的一位朋友告诉了范先生真相。

真相浮出水面,骗子被提起公诉

在这位朋友的帮助下,,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居民楼内,范先生找到了他的微信好友“小凤”。意识到被骗的范先生,最终选择了报警。

 

 

2018年10月,该案涉案人员祝某和谢某某相继被传唤到案,到案后两人如实供述了诈骗范先生的犯罪事实。原来,和范先生微信聊天的一直是一名姓祝的男子,而每次和范先生通话或者语音聊天的女子则是谢某某。

2019年4月19日,隆昌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祝波、谢微微犯诈骗罪,向隆昌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祝某,男,1981年10月25日出生,汉族,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人,初中文化,农民。2018年10月3日因涉嫌诈骗罪被隆昌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9日由隆昌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谢某某,女,1987年3月6日出生,汉族,四川省资中县人,初中文化,居民。2018年10月9日因涉嫌诈骗罪被隆昌市公安局传唤到案,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9日由隆昌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案件回顾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谢某某与被告人祝某的哥哥系男女朋友,2017年4月,被告人祝某使用前女友郭某凤的微信添加被害人范某为微信好友后,便一直以郭某凤的名义与范某聊天,向范某借钱。期间,被害人范某有过怀疑,被告人谢某某便冒充郭某凤与范某打电话、发语音,打消范某的顾虑。

此后,二被告人便以郭某凤的名义捏造母亲生病住院、参加美容培训、维修手机、脚骨折等虚假事由以及以谈恋爱为引诱骗取范某转账,所得的钱财用于二被告人的生活开支、打游戏。

2017年11月底,谢某某与祝某的哥哥分手,便搬离祝某及其哥哥的出租屋,未再参与诈骗。在2017年4月至2018年8月期间,被害人范某被二被告人诈骗总计88390.44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祝某与被告人谢某某诈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二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被告人祝某虽不具有自首情节,但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祝某及谢某某对公诉机关的指控的罪名及事实均无异议。随后,公诉机关和审判人员依法对被告人进行了讯问。

法庭上,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包括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办案说明、扣押决定书及清单、被告人祝某使用的手机号的通话记录、被害人范某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微信红包转账清单、被告人祝某QQ空间信息截图照片、范某微信聊天记录截图,相关证人证言等证据,被告人均无异议。

 

 

在法庭辩论阶段,公诉机关认为,本案被告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两名被告人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诈骗罪,且系共同犯罪,应当以诈骗罪追究二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经过庭审,法院于2019年6月18日对本案进行了宣判。

 

 

法院认为,被告人祝某伙同被告人谢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的财物,其行为触犯了刑律,构成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

 

 

根据被告人祝某、谢某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之规定,现在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祝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二、被告人谢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三、责令被告人祝某、谢某某共同退赔被害人范某40356.3元,被告人祝某退赔被害人范某48034.14元;

四、作案工具玫瑰金OPPOA57手机一部、白色华为手机一部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隆昌市公安局依法处置。

温馨提示:

随着科技的进步,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如今的网络诈骗“套路”也是层出不穷,稍有不慎,就可能一步步落入犯罪分子的圈套。只要时常保持一颗警惕的心,经得起各种诱惑,那么,犯罪分子便无机可乘,我们也希望那些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想法的人早日收手,悬崖勒马,否则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文章来源:1818黄金眼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网络传销

解救案例

咨询救助

最新文章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