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网络传销 >

盖网转世 BCHC再设骗局

来源: 蜂巢财经 发布时间:2019-07-30

 

 

“BCHC市值排名全球前五,很快赶超比特币。”如果你是稍微有常识的加密货币的投资者,面对这样的推广想必不会认真,但在一些“中天社区”的群里,里面一些投资会员真的相信。

 

他们中的一些人,花费上万元购买“中天码”、挖矿码,通过壹键哥APP兑换上述名为BCHC的代币,再按照上线会员的指导充入一个来历不明的BitTok交易所。

 

有人梦想BCHC暴涨后套现暴富;有人忙着拉下线继续推广中天码;也有人向新人推荐BitTok,从其他数字货币平台买入USDT后购入BCHC,获得更多返利代币等着“躺赚”。

 

无论是中天码和还是BCHC,均为套上区块链“外衣”的伪资产,前者更像是融资入口,后者是一个包装成“区块链4.0”、“区块链电商网络Bitcherry”的可疑代币。而BCHC最大的疑点是它的推广主体中天盛祥。

 

这家注册在北京的科技公司与涉嫌传销的项目盖网、壹键哥关联颇深,寇南南、郑永雄两个名字均出现在这三个项目的主要控制人名单上,而盖网和壹键哥曾被多地公安、司法机关定性为传销,多名在河南山东的代理人被警方控制。

 

盖网、壹健哥、中天盛祥……过去的8年里,同一伙人先后利用三个“马甲”,通过开会宣传洗脑、兜售伪价值资产、拉人头抽成等方式获取暴利,原始股、O2O、共享经济、区块链技术这些热门概念都是他们制造骗局的花哨外衣。

 

一个项目失信被曝光,再套上另一个概念继续行骗。这一次,他们盯上了数字货币,搞起内盘交易、拉人头和高额返利等传销老套路。

 

 

 

 

 

 

 
 
买“码”换币 交易设卡
 
 

 

“7月赌一赌,8月开路虎,现在屯点币,年底换宾利。”7月21日,配合着一段视频,一名微博博主发布了上述打油诗。画面中,几百人身着统一白T恤,身后印着“中链未来”,在一片室内空地中围成一个大圈,视频主字幕显示“BCHC达成共识”。

 

这一天,在广州天河区的希尔顿酒店,另一场名为“BCHC新老会员共识大会”的活动也在开展,与会者听着台上的人宣讲着区块链、特别是BCHC将改变财富分配的梦想。

 

当这些线下聚会上传到一些BCHC的群里时,则会引发另一番“加油打气”的口号。

 

“拥有了BCHC,如同拥有了当年的比特币一样,让你过上富而贵的生活。”

 

“BCHC市值排名全球前五,很快赶超比特币。”

 

他们口中的BCHC是号称分布式电商网络Bitcherry的英文简写代码。今年5月,该项目上线了一家名叫BitTok的交易所。

 

目前,该交易所只有内测APP,尚无网站。APP中,仅有USDT交易对,交易币种也只有BTC、ETH和BCHC。相比日16个的ETH和3个BTC的交易量,BCHC才是该交易所的重头戏,其24小时的交易量为74.9万个。

 

截止今日凌晨,BCHC的价格为25.74元,相比5月5日上线BitTok时的0.2元,涨了128倍。

 

这个“百倍币”仅可在BitTok上交易,从网传的宣讲方案看,其初始发行的方式为“消费即挖矿”。但想要挖矿需要购买一个分润软件,获得矿机码后与“消费行为”挂钩才可挖BCHC。

 

矿机码为8万元每个,一个矿机码可获赠8000个BCHC,即初始发行的BCHC为0.1元。矿机码兑换BCHC的方式本质是一种ICO融资。

 

网传BCHC的获取渠道

 

从当前BCHC的二级市场价格看,早期8万元换取的8000个BCHC现在已经价值20万元,涨幅250%。

 

这样一个收益率,在当前的币圈市场中,足以让一部分人获利套现,但BCHC不行。因为分润软件(挖矿码)仅可兑现少许BCHC。

 

在一个教学视频中,有人指导会员从一个名为“壹键哥”的APP钱包里如何将码兑换为币。视频显示,解说者钱包中有202000个积分,目前只有50% 的积分可兑换BCHC。消耗一半的积分后,兑得2000个BCHC,但兑换到的BCHC需要在次日“激活”后才能转入BitTok交易所。而转入操作只需要输入注册该交易所的邮箱和验证码即可,并不需要代币的充值地址。

 

该解说员兑换到的2000个BCHC在24小时候后仅“激活”了64个。

BCHC充值进交易所限时限量,想要卖币,也有门槛。有发现问题的投资者称,BCHC 24小时卖出额度仅为139个,该平台设置障碍,就是怕抛盘。

从BitTok的交易设限看,该交易所更像是BCHC的一个内盘钱包。该交易所曾在公开场所宣称获得了新加坡的金融牌照,但有人对此生疑,曾向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发送邮件核实,对方回复从未听说该交易所。

 

 

 

 


 

 
 
背后隐现传销组织“壹键哥”
 
 

 

从网络上流传的资料看,BCHC的推广方式极为传统,开大会成为主要方式,而在多场大会中,极力推广BCHC的组织为中天盛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盛祥”)。

 

 

工商信息显示,2018年注册成立的中天盛祥,其股东为寇南南,而这个名字对于传销项目壹键哥和盖网的受害者们来说,,十分熟悉,此人是两个项目的核心人物。

 

从BCHC的融资方式看,矿机码绑定的分润软件正是壹键哥。中天盛祥不仅仅以矿机码融资,还在售卖一个与之关联更加直接的中天码,购买价值5万元一个的中天码,可以获得2.5万个BCHC。

 

在中天盛祥的设计中,中天码不仅仅是BCHC融资的工具,还是一个支付工具,投资者可以将中天码推广给商家,如有消费者通过中天码完成支付,推广者还可以从中获得30%分成。

 

中天盛祥的版图中,这家自称为民族企业的公司旗下还涉及农业、健康等多个板块。

 

 

今年5月,南方周末曝光了中天盛祥的空壳属性,其中涉及的企业,要么根本不存在,要么直接否认了与之有关。而在对外宣传中誓与微信和支付宝共分天下的中天码,其主体中天盛祥根本没有支付资质,摆在商家柜台上的二维码也无法使用。

 

在中天盛祥的版图中,只有壹键哥与之真正相关,其推广中天码使用的大会洗脑、拉人投资的方式与壹键哥此前销售“投资型二维码”的方式异曲同工。

 

2017年起,壹健哥以APP现身,其开发主体为广州涌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郑永雄原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郑永雄与寇南南曾是另一个传销项目盖网的幕后大佬。

 

壹健哥APP自称是线下实体企业与线上支付平台的结合,门店为线上提供流量,平台与顾客互动在线下促进消费,“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线上线下结合闭环”。

 

而事实上,该APP更像是一个幌子,其推广的二维码和忠诚卡才是重点。

 

2018年,河南当地媒体报道,壹键哥在驻马店、汝州等地设置了多个代理中心,定期开会推销二维码,该二维码也被鼓吹为与商家分利润的工具,投资该二维码未来还可获得壹键哥上市的股权。

 

 

在这些洗脑会上,100万投资、1亿元回报吸引着与会者振臂高呼,购买二维码的投资者只等着壹键哥能够上市,他们便能坐享分红。

 

但对于代理商来说,从投资者身上抽取的提成才是让他们不断开会推广、拉人够买的真相,“那都不是在会上讲的事儿。”汝州的一名女代理称。

 

 

在多家媒体的曝光下,壹键哥在河南、山东等地各市、县的代理机构被查,相关代理人被控制。

 

今年5月,烟台网警在普法宣传中特别以“壹键码”为典型,指出其上下级销售、返利的方式为“典型的传销”。

 

 

 

 


 

 
 
多数投资人无加密货币投资经验
 
 

 

除了运作模式,中天盛祥与壹键哥在团队成员上也几乎重合,前者的股东寇南南和后者的原法人郑永雄,曾联手操盘了另一个传销项目盖网。

 

2017年,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有关“盖网案”的刑事案件。裁定书显示,被告人王晓丽因涉传销被判5年有期徒刑,其涉案金额7934.8万元,通过她发展的会员缴纳资金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转账给寇某南、郑某雄等人及盖网公司。

 

在该案中,盖网传销人员销售网通机、原始股、基金来拉会员,推广下线的方式与壹键哥、中天盛祥的模式均十分相似。

 

有中天卡投资者的家属称,他的父亲充值了5万元的壹键哥的“消费卡”,消费卡承诺返利160周,最终可以拿到手10万元,“可是,钱投进去没几个月,返利就宣告中断,刚开始,解释为系统升级,再后来被转成原始股,现在又要搞什么区块链。”

 

多名盖网和壹键哥的受害投资者反馈,由于盖网的原始股未能兑现,上线又哄骗他们投资“壹键码”,将来兑现原始股,但之后,壹键码的一系列分红也没有兑现,如今再转成中天码,“有人说可以通过数字货币回本。”

 

反传销人士透露,盖网和壹键哥遭到媒体曝光,虽然一些下线代理被警方控制,但寇南南、郑永雄等核心人物没有被抓,之后,中天盛祥包裹着区块链外衣,以BCHC的运作方再次将壹键哥的模式融入其中。

 

在公开的宣传资料中,BCHC被设计为壹键哥的使用场景。蜂巢财经登录壹健哥的官网发现,该平台无法购买到任何物品。

 

目前,中天盛祥还在通过各种大会,在线兜售中天码,推广BCHC。一些投资者的亲属已经集结成群,不断在网上曝光BCHC的伪区块链属性。

 

一名受害者家属称,中天码的投资者大多是没有加密货币投资经验的人,很多人连邮箱都不会用,让其儿女或上级帮助注册BitTok的交易平台,孩子们了解之后觉得不靠谱,但发现老人已经掏钱买了中天码,还天天眼巴巴等着释放那些币获利。

 

报警成了投资者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但是一些团伙早已逃到国外,短时间内难以破案。有投资者透露,目前BCHC的幕后操纵者郑永雄等早已逃到国外,“维权比较难,因为证据遗失,或者推荐人为亲友,无法开口,不过也有人向推荐人施压已经退款了的。”

 

在微博上,已经有BCHC的投资者反映,BitTok经常无法打开,需要重新下载软件使用,充进去的USDT也会无故丢失。

 

有区块链安全人士指出,BitTok是典型的内盘交易钱包,“根本不是一个交易所,投资者的币打进去,一旦崩盘或者项目方跑路,又是一个Plustoken的结局。”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网络传销

解救案例

咨询救助

最新文章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