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网络传销 >

控股子公司涉传销高管被捕 受害者追究东方海洋刑责

来源: 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4-29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用这句话形容这段时间的山东东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东方海洋002086.SZ)似乎更为贴切。大股东违规资金占用的问题刚刚解决,别的麻烦又将逼近东方海洋。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收到众多受害人的投诉称,上海翱圣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翱圣健康”)通过消费高额返利的方式吸引了众多投资者参与其中,不过由于资金链断裂,投资者资金被套。去年8月份,上海市长宁区警方认定,由于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翱圣健康多名高管已被批准逮捕。

  翱圣健康成立于2015年1月21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成立之初东方海洋持股80%,朴光宇持股20%,法人代表为车轼。

  虽然东方海洋官方在深交所互动易上针对受害人的投诉回应称,公司已经在2016年9月份完成工商变更,不再是公司股东。但是受害人则认为,当初上市公司东方海洋作为创始控股股东参与其中,为翱圣健康提供了品牌背书,而且消费返利的产品多数均来自东方海洋,东方海洋获利其中。

  “翱圣健康自始至终都是违法运作,东方海洋作为发起股东不可能不知情,并且东方海洋从中获得了巨大利益,不可能没有责任。”来自上海的受害人张永亭表示,他们已经向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提出诉求,要求将东方海洋列为刑事被告。据了解,上海市长宁区公安局已对该案进行补充侦查。

  十亿大健康产业“首棋”涉消费返利骗局

  “未来5年内将投资10个亿砸向健康产业,投资额首次超过水产加工、育苗、海参养殖等传统产业,标志着龙头企业东方海洋正式转型进军健康产业,烟台民企再次走在产业结构调整的潮头。”2015年9月18日,东方海洋在其东方海洋大酒店举行了盛大的仪式,在这次仪式上东方海洋表示将进军大健康产业。

  就在这次仪式上,一个名为上海翱圣健康科技有限公司的项目宣布正式启动。这也是东方海洋落子大健康产业的第一步。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成立于上海自贸区内,注册资本1000万元,东方海洋出资800万元持股80%,朴光宇出资200万元持股20%。

  当时的宣传资料表示,东方海洋进军健康产业主要包括组建健康产业园以及020新渠道建设。其中健康产业园主要是由东方海洋胶原蛋白、海参等深加工生产基地、保健产品研发基地等组成。

  “020新渠道建设主要是指超级VIP会员和东方海洋翱圣健康网上商城的结合。”当时的宣传资料表示,公司未来三年内斥资5亿元,在全国各大城市建1000家线下东方海洋翱圣健康服务中心。

  实际上,翱圣健康所谓的超级VIP会员,不过是一种新型的消费返利骗局。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一份会员注册协议显示,其会员类型共分为三种,分别是PAR会员、AMP会员和SVIP会员。

  “前期SVIP会员的价格是3.6万元,这里面包含市场价值7万元的大礼包,然后每天返利100元,其中70元钱每个星期可以提现,30元存入商城,可以进行消费。”一名受害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翱圣健康对外宣称,返利金额可以高达3-5倍。

  “后来SVIP的价格不断涨价,最高涨到59.8万元一位。”张永亭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投资59.8万元后,可以获得会员大礼包,然后每天返现1320元,“翱圣健康宣传返现3倍,最终能拿到180万元,如果折合成利息年化大概在70%-80%左右。”

  “每天返现之后,七成可以每周提现,三成可以消费,消费金额的七成还能返现。”张永亭表示,这样高的返现比例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很多人拉亲戚朋友进来,借高利贷的钱,甚至把房子抵押贷款投入进来,几乎没有人愿意提现。”

  张永亭告诉记者,他从2016年8月份参与进来之后,前前后后投入了近400万元,“把上海的一套房子抵押贷款的钱也投入进去了,最高的时候一个月返现能拿到20多万元。”

  不过,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游戏终究无法长久维持下去。“2017年8月份,返现的金额突然降下来了,算下来一百年都回不了本。”一名受害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为何返现金额突然下降,翱圣健康总经理朴光宇曾回应投资者主要是因为国家政策调整。

  畸高的返现比例让翱圣健康承受着巨大的资金压力。“之后,翱圣健康开始通过开线下实体店入股的方式吸引资金,不过这种方式想要获利需要零售业务支撑,无法支撑之前的返现,参与人数很少。”一位来自烟台当地的投资者表示,其就以6万元的价格入股了翱圣搭伙烟台莱山区悦海体验店,“朴光宇许诺2020年上市之后获得巨大收益,实际上就拿过一次1000元的分红。”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在2017年底至2018年年初,烟台翱天日用品有限公司、烟台翱帕日用品有限公司、上海翔伙日用品销售有限公司等五六家公司分别在烟台和上海成立。

  “这些公司主要是用来股权众筹,先后在烟台、上海开了四五家门店。”上述投资者表示,如今上海的门店均已经被警方查封,烟台的门店也已经关门大吉。

  4月 23日,记者多次拨打翱圣健康总经理朴光宇以及法人代表王颖的手机,二人手机分别处于停机关机状态。

  核心人员被逮捕 涉案金额5亿多元

  “翱圣健康之后资金链断裂,导致很多投资者的资金被套在里面。”多名受害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们被迫向警方报案,上海市长宁区警方介入调查。

  2018年9月份,上海警方正式逮捕了翱圣健康多名高管。朴光宇在烟台机场被逮捕,王颖则在位于烟台的家里被逮捕,翱圣健康上海地区总经理刘树兰在上海被抓。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一份逮捕通知书显示,刘树兰于2018年9月30日被执行逮捕,被羁押于上海市长宁区看守所,罪名是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据多名受害人表示,官方透露的涉案金额在5亿多元。

  “目前被羁押的共有七个人。”张永亭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原本长宁区警方已经准备把案子移交长宁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后来受害人提交了五点诉求,长宁区检察院已要求警方补充侦查。”

  “首先就是要把上市公司东方海洋列为刑事被告。”一位投资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东方海洋是翱圣健康的发起股东,而且持股比例高达80%,对于翱圣健康的运作模式,东方海洋不仅知情而且参与其中一年多时间,“东方海洋不能因为之后转让了股份就撇清关系。”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2016年9月8日,东方海洋将持有的翱圣健康80%的股份转让给了上海翱圣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车轼变更为了王颖。翱圣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股东则只有朴光宇、王颖两人,二人分别持股80%和20%。

  “截至2016年9月,该公司已完成工商变更,完成后本公司不再持有该公司股权,其违法行为(如有)与本公司无任何关系。”今年3月底,,在深交所互动易网站,受害者曾向东方海洋提出质疑,东方海洋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但是受害人则认为,如果不是因为东方海洋这样一家上市公司参与,翱圣健康不可能吸引到如此众多的投资者,而东方海洋虽然参与了仅仅一年多时间,但是从中获益巨大。

  东方海洋或被追责

  “当时所有意向客户都要拉到东方海洋去参观,去参观胶原蛋白加工厂、海参肽加工厂,还有蓬莱三文鱼养殖基地,住宿吃饭都在东方海洋大酒店。”一名受害人向《华夏时报》记者展示了多张在东方海洋大门前以及参观的照片,她表示,有上市公司东方海洋做背书,让他们产生了极高的信任感。

  “参与会员之后的消费大礼包也多数是东方海洋自己的产品,一盒胶原蛋白一万多元,一盒海通胶囊2700多元,包装上总经销显示就是东方海洋和翱圣健康,还有一瓶几千块的葡萄酒是东方海洋董事李存明自己酒庄的酒。”上述受害者向记者展示了上述产品,其中葡萄酒来自新西兰Paritua(帕瑞图瓦)酒庄。

  来自中国葡萄酒资讯网的一篇文章介绍称,2011年4月,中国商人李存明先生,瞅准时机,通过中介机构完成了对Paritua(帕瑞图瓦)酒庄的收购。而帕瑞图瓦官方网站也显示,公司运营总部位于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政府大街888号。

  “2015年的时候,翱圣健康的全国运营中心总经理张宗俊就在会议上说,翱圣健康为东方海洋消化了近2个亿的库存。”多名受害者向记者证实。

  东方海洋以及东方海洋集团最终从翱圣健康处获得了多少利益,仍有待警方的进一步披露。但是,在2015年年底翱圣健康的年会上,东方海洋集团副董事长、东方海洋董事李存明公开表达了对翱圣健康业绩的认可。

  “2015年,东方海洋·翱圣健康从无到有,基本实现预期目标,取得了令人可喜的成绩。”李存明表示,东方海洋·翱圣健康自2015年9月份推出“消费赚钱”模式,受到很多消费者的关注和尝试,“该模式的运作机制是,通过把部分收益前置,消费者将不仅获得增值消费品,更将获得财富增值收益。”

  在这次会议上,李存明还表示,翱圣健康正式推出全新品牌——翱圣搭伙,“翱圣搭伙重新定义消费理念,是一家专门做消费增值的服务平台。首创的消费赚钱新模式,将‘消费’和‘投资’两个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需求捆绑在一起。”李存明称,翱圣搭伙切中了普通个体“消费欲”与“财富增值欲”两大痛点,解决了人们消费和投资不可兼得的困境,是互联网+行业兴起以来,第一次有平台对外推出此类创新型消费赚钱模式。

  2016年年初,深交所曾对东方海洋2015年年报进行过问询,要求其说明翱圣健康经营范围以及经营情况。

  “翱圣健康是东方海洋响应国家号召,其目的是通过开发并锁定终端客户,将东方海洋系列产品通过终端市场直接推广出去。”东方海洋回复称,截至2015年12月31日,翱圣健康在上海和烟台成立两家服务中心,实现营业收入500万元,基本实现年度经营目标。

  既然有着创新型的消费赚钱模式,成绩又“令人可喜”,东方海洋为何要在2016年9月份突然将这家公司80%股权以800万元的价格原价转让呢?东方海洋在2016年的年报中仅对股权转让一笔带过,与当初成立之时的大张旗鼓反差诡异。

  “公司看好大健康产业的方向,后来公司主要选择集中在体外诊断试剂这块。”4月23日,东方海洋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回应《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公司2016年就转出去了,据我们了解,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们建议投资者尽快向司法机关寻求帮助,我们也解决不了。”

  “东方海洋董事长车轼老家就在我们烟台莱山镇北陈村,当地响当当的人物,我们哪里想到他会骗我们的钱。”一位投资者向《华夏时报》记者哭诉,参与翱圣健康不仅让其倾家荡产,如今还背负巨额外债。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针对该案件,上海市长宁区警方已进入补充侦查阶段,未来案件将被移交法院提起公诉,翱圣健康相关高管以及东方海洋涉案情况或将会被披露。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