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反传销联合会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网络传销 >

湖南华莱未获直销牌照先涉传销 判决揭示传销模式

来源: 反传销网 发布时间:2019-02-21

2015年5月下旬的一天,华莱健牌黑茶(下称“华莱黑茶”)经销商张某在当地一家餐厅举办了庆祝会。张某牵头,组织了145人到场。庆祝会上张某介绍了公司的概况,及他自己如何成为了公司一级会员并从中挣钱的情况。张某当天就被公安人员抓获。之后张某被法院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而获刑。


湖南华莱公司

张某所指的公司即华莱黑茶的生产厂家,名为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华莱”)。据公开资料,黑茶是六大基本茶类之一,历史悠久。湖南的安化黑茶是黑茶中较为有名的。在湖南华莱的宣传口径中,自称“湖南华莱无疑是(安化黑茶)市场的领跑者”。

但湖南华莱至今未取得直销牌照,按照有关规定,茶叶也不能作为直销产品。2016年,青海省某县级法院一纸判决,不仅揭开了华莱黑茶的“领跑”内幕,更直接将其模式认定为传销。

判决揭示传销模式

 

该县检察院以八名被告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提起公诉。检察院指控八被告自2012年开始,在该县城地区以销售华莱黑茶为由,以拉人头、发展下线、注册为会员的方式,进行组织传销活动。至案发时,该组织已发展层级达十二级,参与人数达300余人,交易额达500余万元。

庭审中,被告方的辩护人曾提出,湖南华莱的经营模式有三种,包括“实体加盟”“电子商务自助分销”和“实体+电子商务自助分销”。八名被告人所从事的是第二种模式,该模式由公司定制。被告人所获得的返利和奖励,也是从公司的经营模式、计酬方式中获取的回报。

综合判决信息,被告人张某通过订购15600元的华莱黑茶,注册成为湖南华莱会员,并被授权为当地黑茶产品的终端经销商。借此,张某在当地开展了发展下线的业务。

湖南华莱的业务模式为,加入者以3900元的价格购买该公司黑茶一份,便注册为公司会员,再完成公司规定的发展两个会员的任务,就被分到一个七个人的消费组。七个人中谁最先加入,谁就成为消费组的组长。消费组共同发展八个会员,组长就能从公司得到5000元的消费返利,同时进入经营组。经营组也是七个人一组,七个人需要完成8个任务(发展16个会员),并有一系列返利制度。经营组的八个任务都完成时,总共可以从公司得到105000元的返利。一直循环,完成一轮就得到105000元的返利。

 

另外,团队完成业绩, “董事”还可获得晋级。根据被告人供述,团队业绩完成一定程度后,团队领导成为黄金董事,可以拿到团队新增业绩2%的奖励。成为黄金董事后,左右两个区任意一个区做到黄金董事,升为红宝石董事,拿到团队新增业绩3%的奖励。以此类推,最终可以升为荣誉董事,拿到全球业绩加分红2%的奖励。

八名被告人中,被告人赵某某注册了实体店,按照华莱生物既定的实体加电子商务的模式进行销售产品,最终被法院认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何某某辩称自已身体不好,听信他人喝黑茶可以缓解病情的介绍,相信其功效,不仅自已喝还介绍、销售给别人,最终获刑。

法院判决,八被告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到两年不等,并处一定数额罚金。除张某外,其他七名被告获缓刑。

法院认定,湖南华莱2011年6月至7月申请直销试运营,现仍未被批准为直销企业。各被告人形式上采取“团队计酬”方式,但实质上属于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的依据。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五条之规定,应当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处罚。

未获牌照已涉传销

官网介绍,目前湖南华莱年产销黑茶5.5万吨,累计上缴国家税收近10亿元,并对促进当地就业起到了很大作用。湖南华莱采用代理加盟模式,全国开设的省、市代理和专卖店达到1500余家。

经记者查询,湖南华莱曾出现在商务部的直销牌照申请公示名单中,但至今没有取得直销牌照。民间反传销人士胡某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每年都有数十家申请牌照的企业,真正能拿到牌照的企业很少,而且茶叶“是不可能取得直销牌照的”。

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和商务部《关于直销产品范围的公告》,目前直销产品包括化妆品、保健食品、保洁用品、保健器材、小型厨具五类。茶叶并不在直销产品的范围内。

国家工商总局曾下发《关于做好直销监管工作的通知》,明确禁止直销企业销售超出批准范围的产品以及不符合国家认证、许可或强制性标准的产品。

最新消息称商务部暂停了直销审批和备案,这也意味着湖南华莱短期内拿不到直销牌照。

据胡某了解,权健事件发生后,湖南华莱曾紧急开会议,改变了黑茶的宣传说辞。“原来说黑茶是保健品,对疾病有一定疗效。现在说是具有调理功效,也不再说它是一种保健品了。”胡某表示。

另一位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某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传销有三大特征:缴纳入门费取得加入资格;发展下线组成层级关系;层层返利形成多层次计酬。

而湖南华莱在上述青海省案件中所体现出的模式,与李某总结的这三点相对应。加入者以3900元的价格购买一份黑茶便注册为公司会员,对应“缴纳入门费取得加入资格”;黄金董事、红宝石董事直到荣誉董事,组成了层级关系;消费组、经营组的组长通过发展会员得到返利,各层级董事提取不同比例的奖励,对应“层层返利形成多层次计酬”。

2月15日,《华夏时报》记者电话联系了湖南华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李某根据多年经验总结,不管是直销还是传销,其模式本身存在巨大缺陷。传统销售模式可以选择人流量大的地段开店,吸引大量的顾客。直销是凭借直销员在有限的圈子去发现和服务顾客,销售效率很低。再加上个人自用产品的开销,底层直销员基本上都处于亏钱状态,这也逼得其必须全力发展下线。

也因为直销员的销售效率不高,也就只能销售利润很高的产品。这么低性价比的产品,销售难度可想而知。所以直销产品的绝大部分都被直销员及其家人自用。为了逼迫其自用,直销体系就用廉价的梦想和画大饼来引诱他们,忽悠他们:消费就是投资。这种情况下的直销,就变成了持续地拉人头,而不是销售产品。

涉嫌传销、屡屡被罚 没有直销牌照的华莱却越做越大?

在一个名为“打击华莱黑茶传销”的QQ群中,,36岁的黄女士称近日还是与丈夫离婚了。由于丈夫陷入华莱传销,无休止的争吵已经令黄女士感到疲惫不堪。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一个完整的家庭支离破碎,黄女士说,“我是人财两空。”

像黄女士这样,因“华莱健”黑茶而家庭破裂的并非少数。另一位维权者称,“群里因为(华莱)黑茶离婚的人数不少。”据维权者之间传阅的华莱黑茶宣传手册称,湖南安化华莱黑茶公司利用一套完整的传销模式,鼓吹人们投资4980元-2万元不等,以小博大来发家致富。

入群两年的维权者江苏小吴称,“多数年轻人为求财,年纪大一些的更为健康。”小吴还称,这两年维权人数越来越多,两年前他刚入群时人数不到50人,现在在维权群里已经有近500人,两年时间增加了10倍。

2018年1月7日,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的消息在群里快速传播,来自河南、山东、河北、北京、四川、福建、江苏等多地的维权者纷纷发言,这一消息似乎给了维权者一丝希望。

北有权健,南有华莱,前者在天津,后者在湖南。权健的受骗者们因监管部门的介入看到了维权的希望,而同是在百亿传销帝国阴影下存活的“华莱健”黑茶维权者们的眼中,希望仿佛仍是远处的一道光。

违法传销

“妈妈回来给你买奔驰。”这是近半年王倩从母亲李莉口中听到最多的话。因为母亲做黑茶传销,王倩与母亲已经很久未好好说说话了,每次一开口母亲便向王倩宣传黑茶保健功效和赚钱能力,让自己协助母亲一起做“华莱健”黑茶传销去拉人头。王倩是本科毕业,其自称经过了解确定“华莱健”黑茶是传销模式,多番劝阻母亲远离传销,但此时被洗脑的母亲根本听不进任何劝告。

李莉自从2018年9月份正式成为华莱健黑茶茶商的一员后,像得了魔怔疯狂学习销售知识。中专毕业的她,读起了销售大师乔·吉拉德的书,并做了2本笔记。订阅喜马拉雅的销售频道,并每天按时听课做笔记。这样的情况持续到2018年11月,李莉终于拉到了第一个人头。

李莉的上线告诉她,喝茶不仅能喝出健康,还可以喝出财富。这让年收入不到3万元的李莉动了心,本来持有一丝怀疑态度的她,参加了几场招商会和去湖南安化华莱黑茶茶园参观后,回来就向上线交了两万元以获取加入资格。

据李莉提供的湖南华莱培训视频,华莱的成功来自于其“成就多人”的营销模式,即“华莱生物十万超级销售提成”奖励计划。该奖励计划内容是一套完备的传销体系,靠拉人头来实现公司盈利。在视频中,演讲人毫不避讳地称,“公司有利润才能够成就自己。”

“华莱健”黑茶运营模式是,加入者需缴纳4980元购买公司所谓的“拳头产品”——高于市价数十倍的黑茶茶叶以成为普通组员。若想得到回报,以4980元为一个推广单位,每个普通组员需完成两个推广指标晋升为七人普通消费组的“组长”,并得到800元的市场拓展奖励。当该组长旗下的六个组员完成8个推广指标后,将会加入更高级的“销售组”,得到5000元的返现奖励。此时,若该销售组组员帮助两个人完成上述销售任务,则会晋升为“销售组组长”。

在更高级别的“销售组”中,传销规则进行了变型。此时,以“帮助一个人加入销售组”为一个推广单位,在七人一组的销售组中,同样需完成8个指标。小组组建完成,销售组组长将得到1万元销售奖励,此时组员每完成一个指标组长会提成5000元,共4万元。当销售组完成8个指标,高级销售组组长将会回到介绍人所在组别,重新拉人头完成上述任务,此时将会给到组长“出局费”5万5千元。这样“普通消费组”到“高级消费组”的过程将无限循环,按照视频中讲话人的说法,每完成一个循环除税款5000元,到手总收入为10万元。

在这个销售模式中,一个加入者成为普通组组长需至少拉到两个人头完成4980元黑茶消费,一个普通消费组的组长成为高级销售组组员,则需和其他6人共同拉到8个新增人头完成4980元的消费。而当高级销售组组员升任最高级别销售组组长时,则将与其组员拉到近100人进入该组织。

这并非如华莱所称“普通人发家致富”的方法,而是传销机构拉人头的典型手段。此外,湖南华莱公司还鼓励茶商开设线下门店,以免费喝茶的形式吸引顾客,以开培训会的形式宣传安化黑茶。

江苏的维权者小吴称,身边有一个女性朋友与母亲共同投资20万元购买“华莱健”黑茶产品,还在当地开设了线下门店。

小吴说,“他们家是做餐饮的,把饭店卖了全心做(华莱健)黑茶,今年做的很不好了。”当被问及原因时,小吴称,“是人际关系用完了呗,自然就不好了,大家也不是傻子。”

早在2013年,湖南省武冈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判定武冈市华莱健黑茶分店涉嫌传销,涉事当事人肖某、喻某被处以刑事处罚,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罚款四万元。根据该起案件公示的法律文书(2014)武法刑初字第166号所示,“本院认为,被告以获取非法利益为目的,以推销华莱健安化黑茶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黑茶的方式取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的人数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人员达九十余人,且层级达三级以上,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已构成传销、领导传销活动罪,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此外,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湖南华莱涉及“传销”的案件有27起,最新案件为2018年3月12日发布的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决,内容明示称,“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自我消费和互助式分销’经营模式涉嫌传销或变相传销。

虚假宣传

2013年3月1日前,参与者加入门槛为3900元,自此之后门槛提高至4980元,而到了李莉加入时,加入门槛已变为了近2万元。

依靠这样的传销模式,湖南华莱迅速扩大了体量。据天眼查所示,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华莱”),创建于2007年11月,注册启动资金为8000万人民币,公司董事长及创始人为陈社强。自成立以来,公司股权变更了两次。2017年6月9日,注册资本从8000万元增长至1.5亿元,2018年11月22日,注册资本再次变更,由1.5亿人民币增长至2.5亿人民币。

李莉称,湖南华莱董事长陈社强曾在招商会中称华莱未来的目标是将营销额突破300-500亿元,要赶超世界第一茶品牌立顿,成为世界茶王。

在官网中,湖南华莱关于自身“远景规划”有如下表述,“未来3-5年,公司将投资80-100亿元,按照国家一流特色小镇标准建设“安化黑茶特色小镇”,让安化真正成为“世界黑茶中心”;投资4亿元建成湖南华莱冷市黑茶产业园三期工程;还将建2万亩高标准有机生态茶园,以实现从茶园到茶杯的全产业链开发,最终实现‘产值超50亿、营业额过100亿、茶园新增2万亩、年缴税收达3亿’的宏伟目标。”

这段在官网的表述并未写明起止时间,不过,2017年6月12日,湖南省安化县国土资源局控诉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非法占地”,由于湖南华莱未经批准于2016年3月28日擅自动工占用安化县冷市镇高桥村六组土地854㎡(其中水田763㎡、田坎91㎡)修建茶厂,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湖南省安化县人民法院就此案判处湖南华莱归还非法占用土地并拆除已建项目。

这起案件中的“非法占地”项目是否为华莱远景规划中“安化黑茶特色小镇“及华莱冷市黑茶产业园三期工程所在地?《投资者网》研究院将上述问题发送至公司相关负责人邮箱以期核实,截至发稿前,公司未回复。

在官网显示的华莱健产品信息中,只有“缓解体力疲劳胶囊”经过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备案,该款产品的批准文号是“国食健字G20150058”,但其备案有效期至2016年11月10日,备案期效已经过期。截至发稿前,该款产品在国家食药监局官网中并未观察到有更新信息。

知情人士称,“华莱生物科技向商务部提交的申请是一种保健胶囊,但他们是没有这种产品的,也就是说这个直销证肯定是发不下来的。”

《投资者网》研究员从多处核实,该人士指的“保健胶囊”就是华莱健牌缓解体力疲劳胶囊。

目前,湖南华莱对外宣传口径均为“直销牌照正在申请中”,公司官网信息披露,2011年4月,华莱就已经开始了直销牌照申请工作,然而至今仍未申请成功。

维权困难

维权者小吴去过当地工商局、市场监督总局反映华莱健传销情况,“他们都说界定比较难。”华莱健黑茶打着直销的外衣做传销,普通老百姓根本分不清直销和传销的区别。小吴说,“连监管部分都称界定较难,更别说普通老百姓了。”

此外,由于取证困难,维权者往往无法有效说明自身困境以及湖南华莱公司甚至各地门店的违法事实。《投资者网》研究员查阅27起湖南华莱涉嫌传销的案件观察到,传销刑事案件最终受到惩罚的往往是在各地用自己钱开设门店的茶商,而不是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在多起案件审理过程中,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辩称,公司仅售卖黑茶,其他一概不知。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中,华莱称,“在网上购买我公司茶叶是其本人真实意思,不存在重大误解。公司并未承诺购买黑茶能够赚钱。是否想经营黑茶是她自己的事,与其(湖南华莱)无关。”

同时,湖南华莱还辩称,“华莱健黑茶是驰名商标产品,是通过世界质量体系标准认证,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符合国家绿色食品A级标准的商品。”在其官网披露的信息中,有一份2016年10月经由农业部颁发的证书,内容写到,“华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农业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商务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税务总局、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联合审定,你单位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该份证书目前无法证明其真伪性,但《投资者网》研究员致电农业部信访办询问相关事宜,电话未接通。

 

就上述问题,自称湖南华莱公司负责人的刘姓人士表示“不予置评”。





反传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联合会热线: 樊京刚老师:15835971640(微信同步)


责任编辑:樊京刚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