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第26章 骗完自己后

来源:反传销网 作者:刘年 发布时间:2017-10-12
    我开始骗别人

    在我接受这一系列系统的教育过程中,再回首我从接触这个行业到加入,许多原来好奇的地方也逐渐幡然醒悟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

    但是,那时的我,并没有上当受骗的感觉,虽然在此过程中,我刚接触这个行业的种种特殊待遇也不复存在——吃饭时,没有人再将菜挟到我碗里,白学芹不再为我泡方便面,洗脚水不再打好放在我面前,等等;而且我还需要为别人打洗脸水,搛菜,可我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之处,行业就是如此发展的,每个人也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我怎么可能特殊?而且,虽然这其中确实含有欺骗的成份,但即使是骗,是要把我骗得腰包鼓鼓地回去,是一种善意的骗。我有什么理由不接受呢?

    那时的我对行业充满了热情和干劲,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心里对李国权充满了埋怨,按照网络中的说法,他已经破坏了我的家庭市场,这时候我邀约家里亲戚根本不现实,他们必然会怀疑我在这里做传销,而让我徒劳无获。幸好我还有同事和同学可以邀约,找出搁置很久的电话本,我开始积极与很久都没联系的同学进行联系。

    在接受教育期间,孙琳来了一个朋友屈建勇,我们就作为老朋友,将刚学不久的内容应用上了。

    屈建勇来的时间是早上八点,等到门外有人按门铃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包括一脸热情的笑容。打开门,看见孙琳、夷圆和一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屈建勇站在门外,我们纷纷上前握手,热情地叫着,老哥,你好。

    屈建勇似乎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他惊讶地看着我们这么多人,有些警惕而又紧张得伸出手和我们握了握,脸上的肌肉动了动,表示他在微笑,我们看着很是可笑,仿佛我们在演一场戏,戏的主角是屈建勇,可是他自己却毫不知晓。

    屈建勇放好行李后,被满面笑容的我们拖着打牌,他却不过我们的热情,坐了下来。刚打牌时,我们还赢他,过一会儿,我们开始故意让他赢,手中有牌也不出,结果他经常赢牌,看得出来,赢牌后的屈建勇渐渐不再紧张,脸上也开始出现笑容,和我们说说笑笑,我们知道他被我们的热情所感染,接纳了这个陌生的环境。

    到了吃饭的时候,我们不断挟菜给他,房国露在旁边讲了国王和老鹰的故事。讲完之后,我们乱说了一通故事的道理,我还故意逗乐说,这个故事的道理是国王不该选个近视眼做侍卫,否则不可能看不到河上游的蛇。最后房国露问屈建勇,你知道这故事的道理吗?屈建勇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眼睛却在看着薛平。我们了解了他有什么“爱好”。

    果然,吃完饭,白学富安排去课堂时,是孙琳和薛平陪着屈建勇,在他们出门后不久,我们也三三两两的去课堂,在后面看见薛平套着屈建勇的胳膊,满脸笑容地和屈建勇说话,从背影看,屈建勇很是受用。

    我到了课堂,看见薛平正在台上看歌,唱完歌,问,我们家来了一位帅哥,大家想不想见?

    我们齐声喊:想!

    屈建勇便被拖了上去,刚上去的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在我们喊:帅不帅(帅)酷不酷(酷),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无法比喻了。拉出去,晒太阳时,他满脸通红,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声音也很低,说我来自江苏宿迁,我叫屈建勇。

    黄燕喊:记不记得住?(记不住),怎么办?(来首歌)。屈建勇更是紧张得抬不起头来,想下讲台,可是却被拦住了,祈本忠在旁边说,给别人面子,就是给自己面子,不要把别人的面子当鞋垫子。祈本忠长得高高大大,说话时瞪着眼似乎还很凶,屈建勇无奈,只得唱了一首歌,才得以脱身,重新坐在了前排的位置上。

    课仍是一样的课,我们没有认真听,只是在后面注意屈建勇有什么反应。屈建勇该听的课很快讲完了,孙琳在后面拍拍他的肩,领着他和薛平一起出去了。我们陪着其它寝室的新朋友继续听课,一直到结束。

    吃午饭时,我们再次满面笑容地挟菜给屈建勇吃,屈建勇似乎也很受用,向每个人点头微笑。我在吃饭的时候,给他讲了大力士塔的故事,我看得出来他没听,不过也不要紧,他有兴趣留在这里,那就有希望成功了。吃完饭,孙琳和薛平带他出去玩时,我们也热情地打招呼说,帅哥,出去好好玩,别把我们的两位美女带丢了。

    到了晚上,看着屈建勇吃完了孙琳泡的方便面,我们为屈建勇打来洗脚水,让他洗脚,陪着他到了地铺上睡觉,开始精心编造我们的谎言了。

    房国露问我,刘老总,你这个月工资多少?

    我说,不多,差不多也就一千七八吧。

    郭永富说,刘老总,你太不像话了,上个月发工资你才花了一百块钱请客。

    我说,行,这个月发了工资,我请你们到国际饭店吃一顿一百八的自助餐。

    白学贵说,我今天在商场里看到一款新手机,彩屏带摄像头的,才要二千多点,下个月发了工资我就去买(尽管我们都是囊中羞涩,可是吹起牛来却是一点都不含糊)。我能感觉我们说的这些话对屈建勇绝对有非常大的吸引力的,他虽然没说话,可是却在地铺上翻来覆去,还不时掀开被子,让被子里的热气散开,我知道他兴奋得睡不着,正如当初对我一样,只不过我受影响的时间迟一点罢了。

    屈建勇上线非常顺利,听了几天课,还有培训员的分享,再加上我们晚上不断地诱惑,就情绪激昂地表示要考试。那天是我带他去白学宏寝室考的,我看得出来,他根本没听懂,培训员可以拿几种奖金的问题他都答错了,但这根本就不重要,只要想挣23.8万,想加入,就必然能通过考试。白学宏出完考题后说,考试也只是一种形式,关键看你把我们这个行业有没有看懂,看来我要恭喜你考试通过了。

    在场所有的人都和屈建勇握手,恭喜他考试通过后,寝室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子都喜庆起来,这时白学宏问他,知道考试之后要干什么?

    屈建勇说,知道,是投资。

    白学宏问,投资的钱你有没有?

    屈建勇老实回答说,没有。

    白学宏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屈建勇说,向父母要。

    白学宏说,你打算怎么要?是不是明说,我在这里在干网络营销,你们赶快寄四千块钱过来?

    屈建勇说,不,我在家里是厨师,我对他们说,我在这里开饭店。

    白学宏说,对,跟家里直说,家里人不理解,必然要不到钱,要讲究一下技巧。你先打个电话回家,问候一下父母,让他们感觉你来这里变化很大,不要提钱的事。第二天再打个电话,说,你朋友想跟你开个饭店,需要四千块钱投资,因为饭店市口好,门租高,但很快就能挣钱。

    屈建勇点头称是(如果你是父母,你子女在外面说有份好工作,交四五千块钱押金,然后一个月就能挣多少钱,这时候你就要小心了,据我所知,现在全国要求交押金的单位是非常少的,而且要交的也是不超过一千块钱。你可以跟他要单位的电话号码,然后通过114查询,看是不是真有这么一个单位存在,如果你的孩子回答不出,而且一直坚持让你打一个手机号码的时候,你最好坚决要他回去。或是你未诸世事的子女说在外面做什么生意,要四五千块钱投资,你要想一下,自己的子女有这样的能力吗?)。过了两天,屈建勇从家里要来了钱,顺利上线了,我们也都羡慕孙琳离成功近了一步!

    而我自己的邀约却不顺利,和所有同学联系一遍之后,心里凉了大半,几乎所有同学都有非常稳定和不错的工作,而且也有了家庭。我试探了一番,他们根本无意辞职,相反因为我好久没和他们联系了,现在突然打电话给他们而显得格外兴奋,积极邀请我去游玩,让我汗颜而又说不出的懊恼!我担心我不能邀约到人,不能在这个行业走向成功,那样的话,我的钱就算是白投了,我还不如不加入!想到这些,心情不由有些郁闷。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