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第20章 串网

来源:反传销网 作者:刘年 发布时间:2017-10-12
     吃完饭,我不再想着去网吧上网找工作了,想到聊城市区去看看,到聊城的几天里,还没有去过。白学富说的话也让我以为我可以去,他对杨兆亮说,你带我们刘老总随便出去转转。

    于是我便跟着杨兆亮出去了,可是他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居民小区,我好奇地问这是去哪里?他说,我现在带你去的这位领导家学习学习,他原来在传统行业做营业员,给别人打工几年,什么都没落下,连女朋友都因为他没钱跟他分手了,他来到我们这个行业,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升到了培训员级别,我带你去看看。

    我当时不知在网络中这叫串网,但我也想看看新鲜,便跟他去了。

    路上,碰见我认识的丁婷和两个男孩一起走,我刚想向她打招呼。谁知,丁婷却将头扭向了一边,没有理我,从我们身边走过。

    我正纳闷的时候,杨兆亮对我说,在路上看到认识的人,不要打招呼,也不要握手,更不要谈行业里的事,以免引起别人注意,你不打招呼,别人也不会对你有意见,这是自我保护意识。我想不到网络中还有这么一条规定,感觉挺有趣的,对行业的好感更强了。

    同样的一直爬到一幢居民楼的顶楼(网络中80%的寝室都在最高层,以防被干扰),我和杨兆亮走进屋子,看见了客厅里同样全是男男女女的鞋,寝室里也是同样铺着泡沫板,放着整齐堆放的被子。我这才知道,原来网络在聊城,还有非常多的寝室,而绝非我想象的只有一两家。

    到了男寝,看见迟云峰坐在泡沫板上,一圈人围着他在谈话(我后来知道在行业中,这叫坐寝)。

    杨兆亮上前和迟云峰握手,又让我和他握手,并且让我坐得靠着迟云峰,说,靠近成功者坐,才能成功快。这才转身对迟云峰说,我们家哥来了三天了,思想很保守,认为我们干的是传销。

    迟云峰对我说,我刚来的时候想法跟你完全一样,我在想这群人真是想发财想疯了,你看看你们穿的,看看你们住的,看看你们坐的课堂,象挣23.8万的人?可是等我认真考察清楚之后,便觉得真是有可能了。而且可以跟你说,我想挣的比23.8万还要多。

    你不可能是来我们这个行业最笨的人,也不可能是最聪明的人,但我看你不像个笨人,你看我们像傻子吗?如果不能挣那23.8万的话,我们天天在这里干什么?就是一个人傻,两个人傻,不可能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傻子吧?而且你看我们像疯子,我看你们像傻子,这么好的赚钱机会都不把握住,你们还能有什么机会发财?你们不傻谁傻?

    讲着讲着,屋外又进来两个人,一个年轻人领着一个老头,先是和迟云峰握了握手,然后和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握了手,嘴里说着,你好你好。(握手是网络中的交流方式,无论在课堂,还是在寝室,握手是经常的事)

    握完手,老头自我介绍说来自江西九江,她女儿被别人骗来,他在家不放心,于是也跟着过来,看看女儿到底来这里做什么。(在课堂上也看见过他,因为加入这个行业的年轻人居多,中老年人很少,所以引人注意)

    老头口齿有些不清,普通话不标准,听起来有些难懂,但因为他讲得很慢,仔细听还是能听明白的。他说,现在听了二天课,感觉女儿在这里做的事情很好,他很支持她,他想回去把牛卖了,也来加入。

    我身边的人纷纷感叹说,这位大叔的思想真的很超前。

    他说,我本来在家还不放心,还担心我女儿会被别人骗,不放心才过来的,到了这里,我看我女儿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而且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热情,我也想加入了。

    我身边的人便又夸了他一遍。(我后来明白当处于他人一个都非常认可的环境,自己对自己不认可的想法很容易产生怀疑,新朋友的思想疑虑也容易消除,从而产生思想转变,这就是串网的作用,在串网过程中,许多问题会被多次重复问起,虽然各人的回答会稍有不同,但无疑所有的回答都具有很强的诱惑性和欺骗性)

    断断续续,又来了许多人,都是在课堂里见到过,而不与我住同一个寝室。那天的重点是解决我的思想顾虑,迟云峰问我,你担心什么,是不是担心这个行业犯法?那我问你,你听说过交通法?(听过——并非我,而是老朋友在旁边配合回答)那你有没有听说过营销法?(没有)我们国家现在还没有建立营销法,中国的法制是有法必依,有法可依,如果没有法可依的话,那我们犯了什么法?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国家立法的黄灯区,国家既不保护我们,也不禁止我们。但是国家可以用其它方法来控制我们,比如,你也知道国家现在有个《扰民法》,如果我们扰民了,邻居打个110电话是不是不要钱?可是给我们带来的麻烦就大了,对不对?所以,我们出来都是三三两两的,而且在楼道里也要求不要说话,就是为了防止扰民。如果犯法的话,我们这么多人住在这里,聊城市政府不可能不知道,早就把我们抓起来了,而且我们不涉及国家禁止的色情、政治、军火、毒品四大行业,国家为什么不允许我们存在?

    有人问,步大培,你说一个月挣23.8万现实不现实?

    迟云峰说,你问这个问题,说明你对课程还没搞懂。第一,你一个月拿23.8万,是在为公司创造156万经济效益基础上的,你说多不多?(不多)因为我们都不是富裕人家,一个月挣上两千块就感觉非常多了,至于挣上七八千、上万的,我们身边几乎没有,所以我们感觉23.8万太多了,不现实。如果让香港歌星刘德华来,他还嫌这23.8万太少,他一场演唱会就是几百万,他当然觉得这23.8万现实了,是不是?第二,我们这个行业是个冷门,所以现在能挣,立法以后你想挣也挣不来了。

    有人问,既然我们挣这23.8万是现实的,那为什么我们还要睡地铺,吃大锅饭?

    迟云峰说,你也可以住旅馆,不过你一天住得起,两天住得起,天天住你住得起吗?即使你住得起,你也要对网下负责,你网下并不是每个人都住得起,毕竟我们还没挣到那23.8万,我们现在还在创业,条件艰苦一些当然没问题,如果给你那么好的条件,给你安逸的生活,你还有心思做网络?等我们挣到了23.8万,我们天天住五星级饭店都没人管我们,对不对?

    有人问,步大培,我们加入这个行业,是不是孤军奋战?

    迟云峰说,我们处于这样一个和睦的大家庭,大家都是互帮互助的。你不必担心自己不会成功,也不必担心卖不出产品,即使你卖不出,你的推荐人还有他的推荐人会帮助你的,因为如果你升不上去,他们升迁代理员、代理商同样会受到制约。

    有人问,我听了几天,有些问题没听明白,可是问他们,为什么都不直接回答我,而让我继续听课?

    迟云峰说,课程非常复杂深奥,是杨谦教授花了几个月时间,将一本书的内容浓缩成两小时的课程,你不可能听一两课就全部听懂了,如果你有问题都向你讲了,你上课就会不认真听,会影响你的考察,对这个行业考察不清楚,你当然就失去了一次成功的机会,所以不告诉你,而让你去听,你多听两天许多问题自然就明白了。

    有人问,为什么叫我们过来时,不明说,而将我们骗过来?

    迟云峰说,如果跟你明说,这里有份工作,过几个月可以拿到几千块一个月,一年后能拿一万元一个月,最后一个月能拿23.8万一个月,你敢来吗?你必然说,这小子是不是在外面在做什么犯法的事,或是在外面做传销。有这样的想法,你当然不会来了,也就失去了一次考察的机会,甚至说失去了一次发财的机会。而且即使是骗,也要是看是恶意的骗还是善意的骗,如果把你骗得倾家荡产的骗,当然是恶意的骗,那样骗你,你非揍死他不可。如果是善意的骗,是要把你腰包骗得鼓鼓地回去,你会不会高兴?

    有人问,如何证明我们上线了?

    迟云峰说,你上线之后,可以领一套产品,这是物证,而且寝室里所有的人都会恭喜你上线了,这是人证,有了人证物证,当然可以证明你上线了。

    有人问,我们为什么会与做化妆品的公司合作?这个公司在哪里?我们可不可以见到?

    步去峰说,我又不是女孩,那套产品要不要都无所谓,我们不是来消费产品的,我们是来做事业的。这个公司在广州黄洲开发区,你如果确实想去,你完全可以坐车去看,我们与公司是合作的关系,即我们是公司的一个销售部门,所以我们比较自由,将来你升商了,你也完全可以再选择另外一家厂家进行合作,主动权在我们手中。

    有人问,我们这个行业,会不会被国家卡死?

    迟云峰说,如果我每天给你十块钱,你会不会想见我?而国家现在不投入一分钱,每年就能获得大量税收,他为什么要卡死我们?既然中国允许安利存在,那为什么不允许我们国内的直销企业存在,而让钱给外国公司挣去?也因为这真的是一个赚钱的行业,不能让每个人都来从事,否则田没人种了,车没人开了,我们吃什么,坐什么?所以国家才会控制我们的发展,以保证社会的稳定,才报出种种负面,让胆小的人不敢加入,前段时间还报道我做传销被抓了,被判了三年,你们看我不是还好好的在这里吗?其实只是国家控制我们的一个手段。

    有人问,我们这个行业会不会饱和?

    迟云峰说,再好的行业都会有人不从事,再不好的行业都会有人从事,比如贩卖毒品、扫大街等,国家的负面也不会让每个人加入,所以我们的行业是不会饱和的。我公司还有出局制(下面讲到),我们做的行业是有进有出的行业,每天都有人加入,每天有人出局,因此不可能饱和。

    ……

    坐了一会儿,杨兆亮示意正认真听着的我跟他走,于是我也跟他一样,先跟迟云峰握握手,然后跟在场的所有人握了手,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迟云峰在后面微笑着说,这位老哥,什么时间有空过来,好好陪你聊聊。看他对我的亲热言语,似乎我们已经成了朋友,而且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我有些受他情绪的感染,这个行业真不错,每个人都是那么热情!

    从迟云峰家出来后,杨兆亮又带我到了一幢居民楼,对我说,我现在带你去的这家领导以前是做厨师的,苦得要死,可加入这个行业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做到大培训员级别,拿着千元打底工资,他的能力是非常强的,我带你去看一下。

    还是一样,我们上到顶楼,敲敲门,里面有人来开门,跟我们握手,把我们领到寝室里。我一看,原来是李伟坐寝,杨兆亮同样领着我脱了鞋,到泡沫板上热情地跟他握手,然后跟在场的每一个人握手,在泡沫板上坐下,对李伟说,我们家哥来了三天了,思想有点保守。

    李伟说,老哥,大家能在这里相识也是一种缘分,有什么不明白的话拿出来说说,没有关系的。

    这时旁边有个人,我不认识(后来才知道,他叫梁永伟,是个老朋友),他问,李大培,我有个问题,我们做的这个网络营销犯不犯法?他跟传销有什么区别?

    李伟说,你问犯不犯法?我问你,你听过营销法吗?

    梁永伟说,这个倒没听过。

    李伟说,那就对了,既然没有法管我们,那我们又犯的什么法呢?还有一点,你知道计划生育法,如果这个法制定的前一天,你家生了个二胎,国家会不会把你的二胎给掐死?当然不可能,国家的法都是给后来者立的。传销也就是传播销售,我有一个产品卖给你五块,你卖给他十块,他卖给她二十块,最后产品价格越卖越贵,到最后一个人,他的产品卖不出去,他当然就赔钱了。而我们网络营销,每个人买产品的价格都是一样,不存在卖不出去的问题,这就是两者的区别,而且做传销卖不出产品的人一定会赔钱,而我们这是个100%成功的行业。

    梁永伟问,那国家会不会一下子把我们给掐死?

    李伟说,你也听说过安利,安利公司在98年的时候,也被国家掐死过三个月,但安利是一家国际大公司,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合法注册的,它不服气了,把中国告了,官司一直打到国际法庭,结果中国打输了。按照安利公司的赔偿金额又赔不起,只好和安利公司续签了三十年合约,原来签了二十年,加上现在三十年,一共五十年,已经过去了十年,换而言之国家要掐死我们也要等到四十年之后,可那时我们再已升商了,钱也赚到手了,对不对?还有一点,既然允许安利公司在中国发展,那为什么不允许中国自己的企业自己发展,大家都是爱国的,何必把钱让外国人给赚去?

    梁永伟问,那我们这个行业会不会饱和?

    李伟说,一个再不好的行业,也得有人去从事,比如扫大街,捡垃圾,贩毒,总得有人去做,一个再好的行业,也有人不去从事,如果大家都认为网络营销好,能赚钱了,那农民不种田,工人不上班,司机不开车,我们的衣食住行靠谁?同时,负面报道的存在,让一部分不敢加入,这也是国家的一种控制手段,网上代理员周丽丽上次报道被逮起来判了多少多少年,可她现在还是天天住在宾馆里,天天让服务员端饭给她吃,人养得又白又胖。

    ……

    听得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天也黑了,杨兆亮带我回去,走之前,是一样热情地和每一个握手告别。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