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第17章 我中毒了

来源:反传销网 作者:刘年 发布时间:2017-10-12
    而接着发生的一件事情也让我思想上有些了改变,当时我在寝室里被拥着打牌,看见白学芹回到寝室的时候,买回了几条金鱼。她一进门,将金鱼放在窗台上,满面笑意地说,金鱼真漂亮,大家快来看。

    在鱼缸里面来回游动的金鱼引得寝室里的人纷纷笑着抬头观看,这样的场景让我有些怀疑,我担心挣不到钱,一分钱都舍不得乱花,是不是白学芹挣到钱了?否则她怎么可能花闲钱买金鱼?都说这个行业是骗人的,而且会骗得你一无所有,可是如果被骗了,我身边的每个人应是满面苦容,可为什么每个人却都是那么热情高涨,好像都挣到了钱一样?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传闻有错?还是其他原因?我对这个行业确定是传销的认识第一次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动摇。

    那天的饭菜,也是普通的一个炒豆芽,一个土豆烧肉,塑料盆装着,吃饭的过程中,房国露又讲了个故事:两弟兄去城里打工,恰好口渴了,看见路边小摊子上有瓶矿泉水,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就喝了。喝完之后,出来一个老太向他们要水钱,老大听了,觉得城里挣钱太难了,连水都要钱买,不如乘早回去。老二却不这样想,他想城里真的到处是黄金,连水都能挣钱,我一定要留下来。结果,老二在城里拼搏了十年,成为一个百万富翁,然后,回乡下看望老大。在路上,看见一个老头在田里辛苦地忙碌着,便上前问路,不料走近一看,那老头就是他的老大,原来老大只知道种田,结果越来越穷,而且因为不懂科学种田,只知出蛮力,吃的苦太多,就变成了现在这个老头。

    讲完这个故事,照例让每个人猜这个故事的意义,结果还是谁都没猜出来,房国露自己讲出来,是讲一个人选择的不同,最终得到的也不同。

    下午,我由郭永富和杨兆亮陪着,去白学宏寝室。白学宏寝室在另一幢楼的顶楼,当得知我将要回去的消息,白学宏显得非常吃惊,他问:你回去找份工作能一个月挣多少钱?

    我说,一千左右吧。

    白学宏问,这么点钱够用吗?你难道想郭永花跟你过一辈子穷日子?

    我说,这是在做传销,根本挣不到钱。

    杨兆亮说,我们这是网络营络,是以产品为基础,以事业为导向。传销是以事业以基础,以产品为导向,它是主要卖产品的,而我们是来做事业的,是为了挣钱而来,这两者根本就不同。

    我对此了解不多,也不想跟他辩论,摇摇头,表示无法接受他的说法。

    白学宏说,你有什么想不通的现在可以问我。

    我便不客气地反问他,这个公司会不会出现上层将钱卷跑的事情发生?(我当时对传销的了解有高层会卷款而逃的部分)

    白学宏说,有过。

    我想不到他如此坦率,问他,什么时候?

    他说,我们网上有个培训员,他父亲突然中风,结果他把两个新朋友的上线款没有及时上交,在送他父亲去医院后用完了,不过后来他又及时补上了。

    我对他避重就轻的迂回说法,很不满意,又问,一般厂家卖的产品都可以退货,公司的产品可以退吗?

    (我这两个问题都可以说是击中了传销的要害)

    白学宏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问我,你上课有没有认真听?

    我说,我当然认真听了。

    他说,你听了,还问这样的问题?我们买的这套产品等于办了一张营业执照,你到工商所办一张营业执照,可以再退给工商所?

    我说,这种说法我是第一次听说,为什么说买套产品等于办张营业执照?

    白学宏不与我在这个话题上深究,问我,你知道白学富快升代理员了吗?

    我愣了一下,这个情况出乎我的意料,但我仍说,不知道,也不知你说的是真是假。

    ……

    我们的谈话并不愉快,最后,白学宏对我说,虽然你是大学生,可我们这么多兄弟在社会上混的时间也很长了,不可能每个人都很笨,难道这么多人的眼光不如你一个人?

    这样的说法与我心中的疑问不谋而合,我心中不由一震:是他们所有人的眼光都出了问题,还是惟独我的眼光出了问题?

    带着这样的困惑,我从白学宏寝室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是否中了以前传销的毒?这时,李国权的话在我耳边响起,我再次确认,无论他们讲什么,都是在骗我!我还是应该离开!于是到网吧里再次看工作的情况,盼望能出现奇迹,然而事与愿违,还是与前一天一模一样的结果,我的心情再次转入了沮丧,如果到18号的时候,还是没有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我该怎么办?我将去向哪里?

    冬天的白天短,天很快黑了下来,回到寝室,寝室中的人三三两两回来了,邀请我打牌,他们笑容也感染了我,我的坏心情有了一些收敛,不再想些让人沮丧的事。

    打完牌,白学芹将泡好的面,里面还有好些香肠,端给我吃,想到自己将要离开这里,不能再过上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舒服日子,我心里产生了一些怀念和不舍。(我的惰性,使得我不愿离开,也为后来的加入留下了伏笔,想离开而又不忍离开那样舒适的环境,也是许多新朋友同样的感受)

    当我去厨房里洗脸时,推开门却发现小小的厨房里面挤了十多个人,中心人物是白学富,我看人太多,想不进去,谁料白学富一看见我就说,刘老总,恰好有事找你。

    我疑惑地进去以后,他说,我快要升代理员了,他们都在问我升代理之后,买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夷圆说,领导,你升上去之后,一定要买个三千多的彩屏手机送给我。

    白学贵说,领导,你到时要请我们到聊城最好的饭店国际饭店请我们吃一顿饭,要日本式的跪侍,那才吃出我们的气派。

    白学富这时笑着看着我,问我,刘老总想要什么?

    我当时知道白学富网下已有许多人,因为白学宏、白学贵等人都是他骗去的,而白学宏已自认是培训员,白学贵网下的人数也不在少数,但没想到白学富快升到代理员了,虽然白学宏说时我没有相信,但三人成虎,我便相信了,我知道代理员是行业中的高层,他真的将从这个行业要挣到钱了。我有些羡慕,他加入这个行业时间也不是太长,可是快成功了,他能挣钱是现实的。不过想想可惜他能挣到钱,自己却不一定能挣到,只是羡慕有什么用?

    白学富说,我升为代理员后,挣的钱真不是传统行业打工挣的能比的,即使你是大学生又怎样?硕士、博士的收入都不一定有我高!你随便说个什么我都不会在乎,你也要客气,一万元之内的尽管开口,我现在答应你,升代理后一定买。

    那一刻,我心动了:一万元!可是我以前在家打工一年也挣不来的!(他们的这一次诱惑达到了目的,让我心动了,我不再感到这个行业只是骗人钱财,也有人能挣到钱,而且这个人就在我的身边,是真实可信的)

    白学富又说,我以前在传统行业是做洗浴中心领班,一个月能挣三四千,但我仍然放弃从事这个行业,就是看准了我能从这个行业挣钱,看准我能升代理员,代理商!

    围绕升代理员的话题,厨房里展开了一次热烈的讨论,每个人都展望了一番自己升代理后的美妙前景。白学贵说,我年底之前升代理,到时开辆车回家,接我父母到北京玩。

    夷圆说,我升代理之后,自己开个美容院,每天只有我自己一个顾客。

    孙琳说,我将来在我以前的男朋友家附近建一幢别墅,天天开轿车进出,让他后悔,气死他。

    ……

    每个人都是热血沸腾,仿佛这样的日子就在明天,身处那样的环境一点都不受影响是绝无可能的,我内心的防线渐渐松懈:这真是个挣钱的行业,如果我也能挣到钱该多好!离开,找工作?再看看,然后再说!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寝室里的人又开始讲这个月拿工资去买什么,他们说话的时候,是对着说话的对象说,似乎不是说给我听的,可是我因为有心事,没睡着,便全听见了。我并不相信每个人都能挣钱,问,你们每个月都拿工资吗?

    白学贵说,那是当然,如果不拿工资,我们这么多人天天在这里,这么多人吃什么,喝什么?

    我想了一下,觉得的有道理,每天的伙食哪怕再差,也要花钱去买。那时的我已感觉看懂了黑板上的内容,我问,如果这个月我没有发展,我也能拿钱吗?

    房国露说,当然拿钱了。

    我追问,拿什么钱?

    他愣了一下,说,我们这个行业拿的钱可多了,你加入以后就知道了。

    谎言重复一千遍也就成了真理,当同样的话听了多次之后,我也多多少少的有些信了(很多人上当也是从这里开始的,构建根本不存在的美好未来诱惑了许多如我一样意志薄弱的人),我心里就在那一刻忽然松动了,理智被放在一边,冲动占了上风,想法再次产生了动摇。我当时心想,只要投资2900元,每天也不用做什么事,每个月就能很轻松地拿工资了(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看他们的样子,发展好像也不是很难——比如白学芹就挣到钱了,否则她不可能花钱买金鱼,白学富快升代理员了,——以后还有机会挣那么多钱,其实也不错,真的可以干一干!

    那时的我,已萌发留下从事的念头了,只是理智还比较清醒,李国权振聋发聩的提醒仍在耳边回响,我仍想他们是在骗人,不能相信,离开和留下来的思想在不断地抗争着,理智还占着上风。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