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第4章 住进“公司寝室”

来源:反传销网 作者:刘年 发布时间:2017-10-12
   我成了“刘老总”

    无聊地左张右望了一会儿,郭永富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后来知道他是肖国华)穿着整齐的西服,打着领带来接我了。远远地看见郭永富,我当时的心情是气愤而且悔恨——气愤的是,郭永富肯定知道是在做传销,可是为什么还要上当交钱?为什么还要把我骗来?悔恨的是,郭永富为人老实,我不该让他一个人过来,否则有我在身边,他可能就不会上当了。只是,一切都已太迟了!

    怀着恨铁不成钢的复杂心情,我不愿理睬郭永富,冷着脸继续站在广场,可是他们满脸笑容,显得很热情,从远处便向我招手问好。到了面前,两个人更是抢着和我握手,说,你好,路上辛苦了。我和郭永富从认识至今,从来没有握过手,握手的举动让我感觉很陌生和不习惯。

    他们伸手提我的被子和箱子,我说我自己提得动,不用你们。可是肖国华坚决夺了过去,说,你路上辛苦了,还是我们提吧。我只好空着手,跟在他们后面去住处。我们是坐出租车去的——聊城的出租车夏利居多,价格也便宜,五块钱三公里。

    车子行驶在坑坑洼洼的路上,我看见两边仍是一样的低矮房屋,故意问肖国华,要不我们先去工厂去看一下?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我就想看看你们工作的地方了。

    肖国华说,工厂不在市区,在开发区,距离市区挺远,而且你现在行李挺多,不太方便,明天再去吧。

    我问,聊城有开发区吗?

    他说,有,当然有了,而且非常大,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

    我又问,你们没有住在厂里?

    肖国华说,没有,厂里人太多,住不下,我们住在公司花钱租的楼房里。

    我没有拆穿他的谎言,也没有再说话,看着车子开过了一段繁华的地段,路边有几个彩旗招展的商厦,路边的人也多了起来,我知道到了市区中心。车子没有停,又继续向前开,又开到了比较破落的地方,我知道到了城区的边缘,也就是城郊结合部——这里的管理一般比较松,我更确信他们是在做传销了。

    车子开进了一个巷子里,停在一幢陈旧的居民楼前。我有点意外,想不到他们还真是住的楼房,和我想像中做传销都是住在破屋倒墙的平房或瓦房有点不一致。

    我们下了车,看着郭永富付了钱。我问是几楼,肖国华说,你和我走就知道了。同样的,肖国华没让我提箱子和被子,我也懒得和他们抢,就由他们提着。

    上楼梯还没有走几步,走在前面的肖国华回头问我,我们寝室住的人多,你怕不怕?

    我不知他问话的用意,但我仍据实说,有什么好怕的,我以前公司寝室住的人也挺多,有十多个。

    肖国华说,那就好。又问,我们睡的是日本料理榻榻米,你习惯吗?

    我好奇地问,什么是日本料理榻榻米?

    他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就这样,一路说着,一路爬着,爬到了顶层六楼。肖国华敲敲门,便听见里面有人说,来了。刚一打开门,我便看见客厅里全是人。因为我已经有心理准备,知道做传销的都是很多人住在一起,也就没有感到意外和吃惊。看着男男女女都是满面笑容的纷纷上前,和我握手,说,帅哥,你好,帅哥路上辛苦了(我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心中有数的,听到叫我帅哥,心里暗暗好笑)。我也没有说什么,和每一双伸到面前的手相握,平静地说着你好你好,不辛苦。这期间看到了白学富、白学贵、白学宏、杨兆亮、白学芹等一个不落地都在,他们也和我热情的握手,叫着,我们前几天就等你了,今天你可终于来了。

    我脸上还是一样微笑着,心里却暗暗有些伤感,到底我还是被自己相信的亲戚给骗了!他们到底是在做传销!(刚接触网络的许多人突然遇见这么多人在向自己招呼,会有些紧张害怕,而我没有感到害怕,因为我相信我是安全的——他们都是我的亲戚,他们不可能强迫我做什么)。我对他们不再是尊重和亲密,而是充满了失望和鄙视,还有严重的心理隔阂,怎么能干这种行业呢?对郭永富更是失望透顶,知道了是传销,为什么还要骗我过来?害得我白白花那么多的车费?我可是你的亲姐夫!

    郭永富和肖国华帮我放好箱子和被子,因为屋子里有太多的陌生人,我不知他们的品性如何,所以我不放心地将箱子的拉链拉紧、锁好。看见有人对我的举动感到可笑,我在心中为自己辩解说,你笑什么?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出门在外,还是谨慎小心一点为好。

    我顺便把屋里打量了一下:进门是一个客厅,放着两张吃饭的桌子和一些小塑料凳,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鞋子,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三个房间,地上全铺着泡沫板(这就是肖国华说的日本料理榻榻米),上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摞被子(是各人自己带的),在泡沫板边摞放着红红绿绿的箱子,墙上也挂着不少衣服。从挂在墙上的衣服可以看出,一间女寝室,两间男寝室还有一间厨房和一间卫生间,整个屋子大概八九十平方米,二十多个非常年轻的人居住。当时看到的情形,给我的感觉是拥挤不堪,除了人,什么都没有。

    白学富(后来知道他是寝室的领导)这时问我,刘老总,还没吃饭?肚子肯定饿了吧?第一次来聊城?又回头对郭永富和肖国华说,你们陪我们刘老总好好去吃一顿,尝尝北方的名吃,再去江北水城好好逛逛。

    刘老总的称呼让我哑然失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什么时候会与老总扯上关系?可我对他已失去了好感和尊重,懒得再说什么,恰好肚子也饿了,上当受骗的感觉也让我产生一种报复心理——骗我花钱白跑一趟,我也花费你的钱!便跟着两人下楼去吃饭。

    在路上,我看见两边的房子都是满面灰尘,带着北方老建筑所特有的灰黄色,感觉这是一座比较陈旧、比较落后的城市。我知道一个地方的工资水平和一个地方的发展水平是息息相关的,聊城不可能比我的家乡扬州更发达,工资水平也不可能更高,这里怎么可是能挣钱的地方?

    恰好看见路边有家商店门口地上站着一块广告牌,写着:招营业员,400元。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想,我心里更觉后悔——家里还欠着债,等我挣钱来还,平时在家与父母省吃俭用,可现在来回路费就要白白花去我三百多!我又责怪自己没有主见,如果能听信李国权的话留在家中多好,只是现在后悔也迟了!更多的是针对白学富的气愤,他真的是在骗家里的亲戚!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年初不让我和郭永富一起过来,因为他知道,如果我们一起过来,我不会让郭永富加入的,可是现在,他成功地骗了郭永富,还想再骗我,我怎么可能不气愤?只是我没有说出来。

    路过一家公用电话时,肖国华对我说,打个电话回家,告诉父母到聊城了,让家里人放心。我觉得有道理,儿行千里母担心,应该让他们放心,便打个电话回家,是母亲接的电话,我告诉她说,我到了聊城,一路平安,你们可以放心了。

    母亲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问我,聊城怎么样,什么时间能上班?

    我含糊地说,我刚刚才到,还不知道。

    母亲似乎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说,你工作安排下来之后,就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放心。

    我也答应了,只是我心里暗暗在想,这第二个电话不知什么时候才会打了。

    走了近十分钟,我们到了一家平房改装的路边小饭店,屋里只有五张桌子,我们拣了一张靠近路边的桌子坐下。肖国华点了三个菜,一个花生米,一个洋葱烧肉,还有一个是鱼,又叫了三瓶啤酒,在等菜的时间里,向我介绍自己。我才对他有了一些了解,知道他是泰州人,白学富就是他带来山东(当时在德州,后来整体网络迁到了聊城——网上代理员可以将自己整体网下迁到任何一个自己认为容易发展的地方,这也导致中国的传销遍地开花、到处都有的局面),不过我对他也没有什么反感,毕竟我不是他骗来的,甚至还有一些好感,因为他的脸上总是充满笑容。

    一会儿菜上来了,我一看之下,就觉得没有胃口——山东菜的做法与江苏的差别很大,洋葱烧时一定加了不少酱,颜色是黄褐色,看上去似乎很不干净,其他菜的味道也与在家里吃惯的大不相同。在肖国华热情的劝说下,我只好勉为其难地吃了一些花生米,挑了两块鱼肉,就放下了筷子。

    饮食习惯的不同也造成了我想乘早离开的想法,我故意问肖国华,今天工厂里怎么这么多人都没上班?

    肖国华说,公司这两天放假,过两天上班的时候,寝室就没有这么多人了。

    我心时暗自冷笑——把我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傻子。

    离开时,我特意留意是谁付钱,是肖国华付的(后来我知道饭钱应该是郭永富付,因为我是他发展的下线,不过因为肖国华有钱,而且是亲戚,便替他付了。为了让新来的人感觉这是一个好的行业,能挣钱,而且自己已挣到了钱,一般都会在饭店请吃顿饭,而且同时可以和新朋友叙叙旧,联络一下感情)。

    出了饭店,两人带着我去附近的聊城公园逛了一圈。公园很小,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还好可以打乒乓球,看看没有其他可消遣的事,我便与肖国华打了两局。平时打球水平不怎么样的我那天居然也赢了,越打越有劲,心情好转了许多,又多打了两局。可是放下球拍,我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我此行的结果是白跑一趟,而且工作又失去了,心情又回归了沮丧——对于家境不富裕的我来说,这样的损失真是太大了!

    这时天差不多黑了,公园里迷迷糊糊地看不见人影,我们便回到了寝室。看到的每个人再次对我握手,问,帅哥,吃饱了?我也随口说,饱了。我发现寝室里少了一些人,箱子也少了一些,于是我问白学贵怎么回事。白学贵说,他们搬到其他地方住了。当时的我并不知他为何搬走,也没有想太多。

    白学富见到我,似乎非常关心地问,刘老总,吃饱了吗?

    我心中有气,不想多说,便说,吃饱了。

    白学富似乎也看出我的心思,不再多说,对郭永富说,你陪你姐夫去洗澡吧。

    他的建议我没有拒绝,虽然是刚过春节,天还不热,但是坐了两天的汽车,身上确实粘腻油滑,需要洗澡,我便跟着郭永富去。

    泡在浴室里,我浑身舒坦,见身边没有什么人,问郭永富: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工作?

    郭永富老实的本性此时显露无遗,他说,不做什么。

    我有些生气,你知道你们在做传销吗?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骗我过来?

    郭永富不说话,却好脾气地向我笑笑。

    我问,你也投了四千块钱?

    他说,是的。

    我问,你相信自己能挣回这钱吗?

    郭永富这次的回答却是果断而迅速,他说,能。

    我无话可说,做传销的不骗他们这些单纯而天真的人,还会骗谁呢?我不再和他说话,闭上眼又泡了一会儿,穿上衣服回去了。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