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传销书 > 误入传销窝 >

第65章:小蝶不见了

来源:反传销网 作者:而立不悔 发布时间:2017-10-12
    我装做无所谓的笑了笑:“他来东莞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得罪他,你们当初狼狈为奸,我没找你们算账就仁至义尽了。”

    苏暖儿在一旁附和:“就是,小青,不是我说你。当初你这么久鬼迷心窍的跟李峰做了出卖队友的事情呢?你要是不贪心,说不定你和程浩现在都变成大富翁了。”

    小青低着头:“程浩,对不起。”

    我大手一挥,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没事,都过去了,我们小老百姓过小日子也很不错,说起来我也算是幸运的了,没什么好遗憾的。”

    苏暖儿大叫:“乡巴佬,原来你会喝咖啡啊?”

    这一惊一乍的样子还真不像是当初那个高冷的女强人,我拿话呛她:“苏总,你不要每次都不说一声就变身行吗?”

    苏暖儿好奇的问:“变身,我变什么身?”

    我拿开她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男女有别,保持距离,注意身份,谢谢。”

    苏暖儿却不依不饶,硬是追问她能变身什么?

    我丢给她一句:“职场御姐瞬间变身傻白甜。说的就是你这种。”

    苏暖儿一脸花痴样:“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说明我角色转变行云流水,到饭店了,要不我们就在茶楼吃饭吧,这里的西餐比你上次吃的那里还好,要不要尝尝?”

    我起了身:“你们吃吧,我要回家了。”

    苏暖儿拉住我:“你别急呀,你好歹也给人家一点空间。两大美女陪你吃饭,多好。”

    我笑着回应:“我无福消受,你们继续。”

    小青也站了起来:“我也不吃了,程浩,我希望你不要放弃那八百万美金,我可以帮你找到证据证明是刀哥吞了那笔钱,你可以去找他的。”

    我大吼:“你是想叫我去送死吗?”

    小青胆怯了。丢下一句再见就跑了。

    苏暖儿也站起身,看着小青的身影,叹息一声说:“程浩,你是不是太凶了?我觉得小青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你说她在东莞能去哪儿?”

    我冷哼一声:“刚刚你打击人家的时候比我还狠,这时候装好人了,省省吧。她的死活我管不了。”

    苏暖儿再次叹息:“你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这么就那么大呢?平心而论小青长的不比小蝶差,凭什么小蝶能变成你的手中宝心尖肉,人小青在你眼中却一文不值呢?小蝶也背叛过你,离你而去,伤你的心可比小青狠多了。”

    我淡笑提醒:“首先,小青从没伤过我的心。她根本不在我心上,其实,我爱小蝶,爱是伤人至深的武功,你这个一心扑在事业上的黄金剩斗士是不会懂的,来日方长,慢慢参悟吧。”

    我走出茶楼,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给雷管打电话,问小蝶回家了没有。

    雷管说一直没回来,他下楼买菜的时候遇到小花跟她的小男友了,小花说好几天没见到小蝶了,还以为小蝶被我圈养了呢。

    我一听就急了,给小蝶打电话,雷管在电话那端喊:“兄弟,你媳妇没带手机。”

    我才想起来,懊恼的骂了句脏话,苏暖儿站在我身边:“走吧,上车,我送你回去,你看看她手机里早上接的那个电话是谁的,然后给那个号码拨个电话过去不就知道她在哪儿了吗?别人都说恋爱中只有女人的智商为负数,没想到男人的智商也为零。”

    我没心思跟她争论,回到家里,苏暖儿也跟着上了楼,美曰其名是来看望一下受伤的员工。

    我查看了小蝶的手机,有密码,我试了两次我跟她的生日密码,都打不开。

    我颓废的坐在沙发上,这两天小蝶听我的话在家里乖乖呆着养身体,也不跪着擦地板了,洗碗的活也是我来做,晚上我抱着她睡,一切都很正常。

    苏暖儿看着家里,不由得赞叹:“这家里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房间布置的很漂亮。”

    我抱着脑袋使劲的想,雷管在一旁劝我:“兄弟,不就是出去了一天吗?现在还不到九点,你别着急,年轻人晚一点回家很正常。”

    苏暖儿参观完房间在我身旁坐下,顺手从茶几上拿了一根香蕉:“好饿,程浩,你先去做饭吧,说不定饭做好了女朋友就回家了。”土帅沟亡。

    我摇摇头:“雷管,叫外卖吧,我没心思下厨。”

    苏暖儿添油加醋的说道:“程浩,你说小蝶会不会偷偷跟人私奔了?”

    我打了个激灵,立马起身跑到卧室里一看,衣服都还在,又跑出来一看,鞋子也在,雷管哈哈大笑:“嫂子连手机都没来得及拿,你还看衣服鞋子,放心吧,也许她朋友找她有事呢,我打电话叫外卖了,苏总,你要吃什么菜?”

    苏暖儿想了一会,提议:“要不我们出去吃烧烤吧,雷管,你这小伤口都过去这么多天了,应该早没事了吧,下个星期一到厂里报到啊,不然开除你。”

    雷管摸摸头:“好的,遵命,走吧,那我们出去吃烧烤,小区旁边有家烧烤店还不错,尤其是炒粉,里面加了豆芽,很好吃。”

    雷管和苏暖儿一拍即合,死活拉着我要去吃烧烤。

    我也想反正在家里胡思乱想伤脑筋,不如先去吃东西,其实我心里是害怕,上一次小蝶跟我分手,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趁我不在家,悄悄的搬走了所有的东西,过了好几天我找到她,她才跟我说我们之间不合适,她想要的生活我给不了。

    真害怕历史会重演,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过了几天甜蜜温馨的日子,小青一回来,小蝶不见了,好像生活又开始回到了乱糟糟的状态。

    雷管还点了两瓶啤酒,苏暖儿抢过其中一瓶问道:“雷管,是你不喝还是程浩不喝,你小气吧啦的就要了两瓶啤酒。”

    雷管憨厚,红着脸又点了一瓶,苏暖儿大手一挥:“老板,来一箱哈啤。”

    我把啤酒往旁边一放:“喝啤酒多没劲,要不我们来点白的,江小白还是二锅头,随你们选。”

    苏暖儿举手:“我选二锅头,够劲。”

    雷管拿着啤酒不撒手:“我选啤酒,你们放心大胆的喝,我负责把你们扛回去。”

    苏暖儿戳了戳雷管受伤的左手:“你行吗?别把伤口裂开了又要跑医院去缝十几针,这玩意缝多了肉疼。”

    雷管拍拍胸膛:“不怕,大不了多缝几针。”

    苏暖儿把二锅头摆在雷管面前:“有种,来,要喝就喝白的,你连缝针都不怕,还怕喝白酒不成。”

    这一晚上我不知道我们喝了多少白酒,只知道喝一半的时候,老板娘畏畏缩缩的问我们能不能先把账付了。

    我不知道我们吃了多少钱的东西,苏暖儿掏出一沓毛爷爷塞给老板娘,老板娘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我们三个像个疯子一样喝着酒唱着歌,还有几个对我们不满的邻桌的人来到我们面前,被老板娘劝走了反传销网

    后来我们是怎么回到家里的,我完全记不起来,这一晚上真把我前半生所有的白酒都喝完了,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好像小蝶回来了,我抱着她不许她走,她蜷缩在我怀里说着,我不走,我永远都不离开你。

    我亲了她,这个吻里有着酒精的作用,所以来的迅猛强烈。

    后来还发生了什么,我完全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夜里下了雨,冷风吹打着窗子,我下意识的抱紧怀中的人,相互依偎,相互取暖。

    第二天早晨,我头很沉,却还是被手机铃声闹醒了。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