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传销书 > 误入传销窝 >

第53章 出人命了!

来源:反传销网 作者:而立不悔 发布时间:2017-10-12
    “咚咚咚。”

    要不是芳姐来找苏暖儿说事,我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趁机占她便宜。

    开门时苏暖儿的脸还红扑扑的,芳姐看我们的眼神都十分怪异,随后是会心一笑,那样子像是看穿了一切。

    我走出去后,苏暖儿还在后面喊:“程浩。我等你的回复呢,你想好了就告诉我。”

    芳姐那爽朗的笑声在楼道里都能听的真切,办公室外面的同事都窃窃私语着。

    午饭时间,我还站在窗边发呆,雷管在楼下叫我传销

    他想回家看看奶奶,我拍着他的肩膀:“兄弟,对不起,没想到这事会弄砸,不过既然我们有手有脚,就不怕发不了家。”

    雷管沮丧着脸:“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大学生,我只有一双手。”

    我请雷管在工厂附近的一家小餐馆里吃了一顿,算是为他饯行,他却突然问起:“八百万美金泡汤了,小青那娘们怎么办?刀王他们会不会杀了她?”

    既然雷管问起了,我就好奇的问了一句:“她背叛了我们这么多次。你不恨她吗?”

    雷管青筋暴露:“昨晚之前我很恨她。昨晚之后就不恨了,奶奶常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福气,有些福气享受的起,有些福气会折寿。我想这笔钱丢了,应该就是老天爷怕我们折寿吧。”

    我把筷子一撂:“屁话,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就看胆子够不够大。”

    雷管一脸颓废:“我就想赚大钱让奶奶过上好日子,我没你那么大的志气。”

    在救不救小青这件事情上,雷管和苏暖儿的意见一致,只有我还对小青有着异于常人的愤怒。

    八百万丢了,那只箱子也丢了,我实在想不出自己回到广西去做什么。

    架不住苏暖儿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我终于决定拿着苏暖儿的钱去广西救小青,如苏暖儿所说,要说我跟小青还有那么一点关联的话。我救了她之后就一刀两断,从此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跟苏暖儿约好的是星期六上午开车去广西,一回家看到小区里的亭子我才想起来,星期六我约了柳淡月一起吃饭。

    昨天那号码打过去是个女的接的,回到家后我又打了一遍,对方很雀跃的说:“猜猜我是谁?”

    用的是猫音。我完全听不出来。

    “昨晚那箱子是你拿走了吗?别装神弄鬼的。”我气不打一出来,就是这串鬼号码,搅的我这几天夜不能寐。

    那女的明显一怔:“你说什么呀,我手机丢了,昨天才失而复得的。”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我满心疑惑却只回了一句:“哦,你认识我吗?”

    那女的又欢喜的说道:“你猜。”

    我轻声说了句神经病,然后把电话挂断了。

    既然箱子丢了,我就更应该去广西一趟,毕竟得罪了刀王,有可能引来很多的麻烦事。

    星期六早上,我给柳淡月打电话,说了老板临时要我出差一趟,所以约好的吃饭可能要推迟了,柳淡月在电话里头没有半点不高兴,反而趁机敲诈:“行,算你再赔我一顿饭,我们一共有四顿饭要吃了,小弟弟,你看什么时候有时间再说咯。”

    挂断电话后我突然感觉柳淡月虽然嘴上加了一顿饭,但那种迫切要跟我吃饭的激情突然冷却了许多。

    难道箱子是被她拿去了吗?

    因为目的达到了所以不需要再接近我了?

    我有种种疑问,却找不到解答。

    苏暖儿穿了一身白色运动服,整个人青春洋溢,尤其是脸上的笑容,跟花儿一样灿烂。

    “咦,雷管呢?”

    苏暖儿坐到副驾驶,又往后座看了看。

    我耸耸肩:“难道你不是希望我们能够单独相处吗?”

    苏暖儿轻轻捶我的臂膀:“你什么时候变得油嘴滑舌了?对了,广西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我边开车边作答:“传销窝点,算一算一个很特别的旅游景点?”

    苏暖儿抱了抱自己的臂膀,故作惶恐的问:“你该不会是真的想把我卖到传销窝子里去吧?我告诉你,我后台很硬的,你要是敢骗我,你会死的很惨的。”

    我大笑:“你以为是窑子呢?你的后台,不就是有个村长老爸吗?你爸又不是李刚,你得瑟啥?”

    苏暖儿也跟着大笑道:“程浩,你不凶的时候还挺可爱的嘛。”

    可爱二字用在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身上,我竟无言以对。

    见我不接话了,苏暖儿又开玩笑的说:“以后我就说,我老公是程浩,你说这句话会不会火起来?”

    第一次见到苏暖儿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高冷的气息,晴好的天一遇到她的脸都会降温十几度,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生活中的苏暖儿就是一个顽皮的小女孩,有时候说起来话真的让人心累。

    我递给她一根烟:“抽根烟堵住你这张嘴。”

    苏暖儿从包里拿出一包辣条来:“抽烟的女人得不到真爱的,我吃这个。”

    我欲哭无泪,回了她一句:“你是土豪。”

    车子快上高速的时候,一路吃着辣条的苏暖儿竟然晕车,吐了。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喂,你不会是怀了谁的野种吧?”

    苏暖儿白了我一眼:“胡说,我昨晚没睡好而已,都说治疗晕车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开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的小毛病,你别这么大惊小怪。”

    连小毛病都能用独特来形容,我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在我们准备上高速时,雷管给我打电话,说他决定留下来不走了,一是等那笔钱的下落,二是没脸回家。

    我想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没脸回家,男人都好面子,我懂他。

    我跟苏暖儿说起雷管的事情,苏暖儿一副早就知道的神情,并笑着说:“虽然他笨嘴饶舌的,但是为人实诚,你可以教他跑业务,做销售虽然苦点累点,但出了业绩来钱就快了,而且能够锻炼人。”

    我摇头:“算了吧,就他那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性格,不适合做销售,还是安心当学徒吧,学点本事以后也好养活自己。”

    在收费站,我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

    打电话来的竟然是刀王,他在电话里头哈哈大笑,夸赞我胆量大,任务完成的很好。

    我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刀哥,那箱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

    刀王放声大笑:“从今以后你我就是兄弟了,你的女人我已经放了,以后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回来找我。”土坑庄号。

    我摸不着头脑,根本不懂刀王在说些什么。

    他隔着遥远的距离却能知道我的一举一动,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后面的车子一直在按喇叭,苏暖儿也拍我得手背:“喂,回魂了,赶紧开车。”

    我放下手机:“我们不去广西了,你要是想散心的话,我带你去深圳欢乐谷吧,这些天的事情太刺激心脏了,我们去玩一玩刺激的项目压压惊。”

    苏暖儿举双手叫好:“跟前男友分手后,我就再没有去游乐场玩过了,今天你就勉强一回,做我的护花使者,所有的花销,我买单。”

    我哼哼一声:“别这样,大小姐,我充其量就是你的下属,我安守本分,只求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不要动不动就拿我们这群基层群众当猴耍。”

    我的语气里冒着火气,苏暖儿兴致顿时降了几分:“程浩,你这人阴晴不定,哪来的火气非得往我身上撒?”

    我沉默不语,苏暖儿也生着闷气。

    过了收费站,我开始加速,却又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很急:“快回来,要出人命了。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