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传销书 > 误入传销窝 >

第49章 神秘的箱子

来源:反传销网 作者:而立不悔 发布时间:2017-10-12
    看到王大旺这惊恐的样子,我追问了几遍到底怎么回事,可他却什么都不肯说了。

    挂电话之前他又问了一遍小青在哪儿,我怕他会有偏激的思想,没敢跟他讲小青在刀王手里的事情。

    走出派出所,柳淡月在阳光下冲着我笑。那一瞬间我竟然不自觉的想起了前女友来。

    很快我就回过神来:“你去清溪镇做什么?”土大团扛。

    柳淡月上了车:“去朋友家串个门。”

    巧的是她要去的小区,正是我的住所,临下车前,她侧着脸问我:“要不要请我上去坐一坐?”

    那一瞬间我的笑容都是僵硬的,惊慌之中的我甚至忘了问她怎么知道我住在这个小区的,没等我回话,她就下了车,扬扬手中的警帽:“下次有机会我约你吃个饭,你也给我讲讲你的经历。”

    我茫然点头,等她的身影走远了,我才敢松了一口气,就在此时电话也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刚准备接听就挂断了。

    我趴在方向盘上回忆王大旺那颤抖的手,忽的电话又响了,苏暖儿打来的。一开口就将我臭骂了一顿,那股子泼辣劲儿还真是跟她职场丽人的形象完美融合。

    “限你半个小时出现在我面前,立刻,马上。”

    我大笑:“到底是半个小时还是立刻马上?”

    苏暖儿气急败坏的说:“程浩,你混蛋,你都开着我的车消失二十四个小时了,你再不回来我可要去警察局报案了。”

    回到厂里,苏暖儿瞬间换了另一副模样:“程浩,那八百万美金追回来了没有?”

    我做了个oK的手势,苏暖儿才笑意盈盈的给我倒了一杯水:“辛苦了,好了,我这儿没什么事了,你先开车回去吧,我跟律师通了电话传销。后天交易,你明天不用来上班,好好休息一天。”

    我也是疲惫至极,她开了金口,我便一溜烟跑了。

    在小区门口,我买了两瓶二锅头。买了些卤菜,炒了两个米粉,回到家时雷管趴在沙发上呼呼大睡,雷声震天。

    闻到卤菜的香味,他很快醒了过来。

    我们吃饱喝足。双双盯着茶几上的箱子看着。

    良久,雷管才开口问:“要不我们把它打开看看。”

    我拿着箱子左右摇晃了几下,感觉里面似乎没装什么东西:“一只箱子里装着的东西竟然价值八百万美金,你说,会是什么?”

    雷管思索了半天才吐出两个字:“白粉。”

    我拍了他的脑门:“你傻啊,就算是一箱子白粉也值不了八百万美金,这刀哥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一晚上,在路上的时候总想着到了家一沾床就要大睡一场,真的回了家吃饱喝足后。却突然睡意全无。

    我和雷管两人把所有值钱且量轻的东西都猜了一遍,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箱子里肯定什么都没有。

    我也尝试着要打开来看看,但是那密码锁十分复杂,我怕强行打开后会真的惹恼了刀王。

    这一宿满脑子都是这个神秘的箱子里到底藏着是什么,就连做梦都是看到自己打开了箱子,那里面只有一道光,而我却惨遭刀哥的追杀,失去了双手。

    醒来时双手枕着头已经麻木了,雷管买来了早餐,小笼包的香味十分诱人。

    吃了早餐后我又睡了一觉,醒来时雷管拿着我的手机站在床边:“奇怪,有个号码打了你很多次电话,每次响两声就挂断了,会不会是有人恶作剧?”

    我接了手机看了一眼,这号码很熟悉,昨天也打过我的手机,我尝试着拨通过去,第一遍,无人接听。

    我把手机丢在床上:“可能是骚扰电话,我们中午吃什么?”

    等我去洗手间准备刮胡子,雷管拿着我的手机进来:“又打过来了。”

    我接了,那边是一个低沉的男音:“晚上七点在小区公园里碰头,带上那只箱子。”

    没等我多说半句,电话就挂断了。

    这几个小时十分难熬,我还在盯着箱子发呆,雷管却早已经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昏昏欲睡了,对他而言能够把八百万美金顺利洗白,然后给他奶奶在县城里买一套房子就算是最好的生活了。

    我也有一搭没一搭的问过他拿了钱之后除了买房子还想做什么,他摸着脑袋说:“娶媳妇算吗?”

    算,当然算。

    当初我跟前女友在一起的时候,满脑子都想着以后赚了钱一定娶她当我老婆。

    想起前女友,我还没感谢她在我危难时候借给我的八千块钱,本想给她打个电话的,想想还是等过了这段特殊时期再说。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七点,天还没黑透,我提着那只箱子在小区的亭子里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跟我约好七点来取箱子的人却一直没出现,我有些沉不住气,拨通了那个号码,客服提示所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一个小时过去,我正准备撤了,却看见柳淡月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从鹅卵石子路的那一端走来,我急忙提着箱子走人,却还是被她发现了。

    “程浩,这么巧啊。”

    我心虚的回头:“真巧,你又来你朋友家串门?”

    柳淡月抚了一下鬓角的头发:“对呀,刚从朋友家出来,没想到这么巧遇到了你。”

    我开玩笑似的说:“男朋友?”

    柳淡月梨涡浅笑:“你别乱说,我单身呢,对了,这黑灯瞎火的你在亭子里做什么?”

    说完还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我努力克制自己颤抖的手,大笑道:“太巧了,我也单身。”

    柳淡月笑着接话:“所以你在这儿等某一个能成为你女朋友的人?”

    我拿她打趣:“结果就等到了你。”

    柳淡月又摆出正儿八经的模样说道:“不许调戏警官。”

    我油嘴滑舌的说道:“穿了警服你是英姿飒爽的巾帼英雄,穿了便服你就是个水灵灵的大美人,怎么,长这么漂亮还在大半夜出门溜达都可以,就不允许别人夸你两句了?”

    柳淡月笑的合不拢嘴,甜言蜜语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有着一万点的杀伤力,她娇羞的模样倒是挺让人心动的。

    只可惜她是警官,我对她只有畏惧,当然我也没忘记她还有个小女儿,那想必她也是有家室的人,我要想跟她发生点什么肯定是没戏的。

    “好了,再跟你聊下去我可能要长蛀牙了,我先回去了,这个周末你有时间吗?我休假,请你吃饭,如何?”

    我点头:“美人相邀,在下自然却之不恭。”

    随后我又夸了她几句,柳淡月红着脸走了,这让我有点很不可思议,她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而且她平时看起来也挺正经的,可刚刚她的样子却让我觉得很奇怪,难道这女人只是表面上装的一本正经?

    我惊魂未定的逃回了家,把箱子往沙发上一扔。

    我刚落座,手机便响了。

    依然是那个号码,一接听他就指责我把警察都找来了。

    我跟他解释了两句,他很愤怒,却还是与我约定了时间,依然是晚上七点,时间是明天。

    我十分疲惫的洗了个澡,雷管简单的过问了一下今天的事情,他说在楼上能看到小区。

    我追问他:“那你看到柳警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吗?”

    雷管摇头:“天黑了就看不到了,白天还行。”

    为了一只轻巧的破箱子搅的我茶饭不思,我对于柳淡月的突然出现赶到十分惊奇,事后想一想,柳淡月频繁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事情远比我想象中的复杂。

    但这些事情之间的牵连我一时间理不清,睡前苏暖儿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明天早上十点去厂里接她,我们跟律师约好的是下午两点。

    睡觉之前我又去看了那八百万美金,一想到明天就能拿去洗白,心里还有点小激动,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正出神,柳淡月给我打电话。

    我不想接,但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想想柳淡月白衣胜雪的模样,心神一荡漾,我鬼使神差的接通了电话。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