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反传销联合会!www.114fcx.com 反传销樊京刚咨询电话:15835971640

网站logo

当前位置:反传销网 > 传销书 > 误入传销窝 >

第26章 希望变成绝望

来源:反传销网 作者:而立不悔 发布时间:2017-10-12
    小青是个不折不扣的女汉子,每次跟她在某个话题上争论的时候,我总是占不到便宜,当然我也不会浪费这个精力去跟她计较什么,所以接下来我也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巴,她爱怎么唠叨我也懒得搭理她了,反正现在我对她也谈不上什么好感,只要分到这笔钱,我想我们也就会彻底的分道扬镳。

    那位姓张的住户给我提供的地址是在黄江镇某个村子里面,离清溪镇也并不远,所以不到下午五点我们就赶到了这边,我提前给那位住户打了电话过去,我告诉了他我现在的位置,然后他也仔细告诉了我怎么找过去,如果只是让我自己找的话,在这么复杂的村子里,估计转两个小时也很难找到具体位置。

    而就在我刚把车开进条巷子里,小青突然跟我问了句,“对了,你为什么会同意让我们六个人来平分这笔钱?”

    我愣了下,笑回道:“大家都知道这笔钱的下落,如果我把你赶出去的话,让你一个人去找,你肯定很难找出这笔钱,到时候我们如果把钱找出来了,你在看到我们分钱的时候,你心里会是什么感受?估计你会迫不及待就把这事情捅出去,然告诉所有人这八百万是五年前那个绑架犯埋在地下的,那最终的结果肯定就是警察介入进来,不但钱我们拿不到了,可能李叔的死还得赖到我们头上来,所以平分是现在最不得已也是最好的选择了。”

    小青撇了撇嘴,说道:“虽然不想夸你,但也不得不承认,你脑子确实比我们几个都要聪明。”

    我呵呵笑道:“哪里哪里,跟你比可差的太远了。”

    小青没好气冷哼声,突然又问了句,“你就这么确定其他的人会愿意跟你平分这笔钱?还有你之前说要给李叔的女儿三百万,怎么办?”

    这时候,车子刚好开到了那位住户的家门口,我转头跟她笑了笑,说道:“到了,下车吧!”

    没听到我的回答,小青似乎有点失望,但现在的重点是要采访这位住户,所以她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从车上下来,我们把事先准备好的记者证挂在脖子面前,小青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像是个文化人,她还特地戴上了一副金丝眼镜,再加上她手里提着的那个公文包,看起来也确实像那么回事。

    “准备好了吗?”我转头跟她问了句。

    小青显然比我叫紧张很多,“我尽量不开口!”

    我点了点头,立即伸手敲了下房门,不得不说这个地方实在是有点烂,如果这就是政府分配给他的安置房,那换成是我肯定也不会同意,先不说这盖着瓦片的屋檐会不会漏水,单单就是这里黑漆漆的环境也很难让人长期待下去,在这里我甚至还能感受到当初在传销窝点的那种氛围。

    很快,有人给我开了门,我本以为是位中年男子,却没想到竟然是位身材高挑的女孩,长得倒也不错,年纪也不大,只是打扮的貌似有点非主流,估摸着这小女孩应该是在读高中的阶段,她在见到我的时候,没什么脸色,甚至还一副小太妹的样子,跟我问道:“你们是干嘛的啊?”

    我拿起胸前的记者证给他看了下,笑回道:“你好,我们是东莞时报的记者,两个小时前我跟张先生在电话里约好给他做个专访,请问……”

    “你们真是记者?”这位女孩打断我,将信将疑的盯着我看了许久,“我是他女儿,他在家呢,进来吧!”

    我跟小青同时松了口气,进了这个黑漆漆的小院子后,然后又过了条很小的走廊,才终于到达这位住户的客厅,里面依然是很黑,不过好在这位女孩把灯打开了,这时候我也看到有位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这位显然也就是住户的主人了,我连忙走到他面前,先是把记者证给他看了,紧接着我又从身上掏出张名片递给他,笑道:“张先生你好,我就是东莞时报的记者刘明达,之前我们约好的。”

    小青也马上用自己的化名跟他来了个自我介绍,这位张先生倒也算和气,他在点了点头后,貌似有点尴尬说道:“家里有点乱,环境可能也不好,就在这里做个专访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我笑回道:“张先生您多虑了,我们这次只是笔录而已,并没有打算要拍摄,不过我们等下也会对您这里拍几张照片,到时候会刊登到报纸上以及网上,不过我们要的也是这种效果,只有把你的真实情况反映出来了,大家才会真正关心到这个事情上来,是吧?”

    张先生笑了笑,“那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我立即从身上拿出录音笔,说道:“可以了,我问你什么,你如实回答就行了!”

    在看到小青也做好准备后,我直接开口问道:“请问张先生,您现在住的这个房子是自己租下来的,还是上头给你分配的安置房?另外您可以简单跟我介绍下当初拆迁的时候,政府方面到底以哪些条件来分配这个安置房的呢?”

    中年男子也没废话的回道:“这里是租的,分配那个房子太小了,我们不满意,所以就没去住,安置房是这样的,只要是钢铁厂的员工,都能分到九十平米的房子,这九十平米是不用你出钱的,你如果想要住一百二的房子,那剩下的三十平就得付两千块钱一平方,如果你有儿子结婚的话,那你就能分到两套房子,当时我两个儿子也没结婚,我其实也认了,不想去争取什么,但是我发现有些户人家儿子没结婚,他们也能分到两套房子,我觉得这不公平。”

    我轻轻哦了声,又问道:“您的意思是说在分配安置房这个事情上有些人不按规矩来,所以您觉得不公平,是吗?”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是的,就是这个事情,你说这如果换成你的话,你心里舒服吗?”

    我笑了笑,又跟他问问了句,“那请问您当初在板桥村那边的旧房子是多大呢?”

    中年男子回道:“那那边的旧房子是集体建的,格局都差不多,加上厕所菜园子都是九十个平方!”

    果然小青说的没错,我心里有点小小的激动,又问道:“那请问你当年的房产证还在吗?可以拿出来给我们看下吗?”

    中年男子很爽快的起身,跑到隔壁房间翻箱倒柜拿了个很多年前的房产证出来,他指着上面的平面图,说道:“就是这个,那时候的房子都是这个格局,我是二十三户,村长家就在我隔壁二十二户,不过现在这村长可厉害了,听说他搞了十几套安置房,而且在市区还有几套别墅,他儿子在国外留学,女儿开公司,反正牛的不行呢,我们这种市井小民跟他根本没得比!”

    我故意跟小青说这是重点得记下来,接着我又跟中年男子问道:“允许我们对你的房产证拍两张照片吗?”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拍吧,没关系,都曝光出来才好。”

    小青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先是对着房产证的封面拍了张,当然最主要就是拍下那副平面图。

    有了这个东西后,我发现也没什么好问了,于是我也开门见山跟她说道:“张先生,是这样的,我们这次打算对您的报道做个专题,意思就是我们要重点报道您这个事情,我们也想替您争取到最大的权益,所以我的想法是,为了保证新闻的真实性,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您能带着我们去趟板桥村,指认出你以前住过的那个位置,我知道那边现在成了工业区,不过没关系,我们只是拍两张照片作为专题的资料,而有了这些照片后,我们就能写出更为真实更让人动容的专题稿出来,而这样也就能很容易触动大家来对这件事的关注,我这么说,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中年男子愣了下,“就是想写篇然大家感动的新闻,是这个意思吗?”

    我连忙点了点头,“对,就是这个意思,那您方便带我们过去吗?”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叹气道:“方便倒是方便,可现在那边完全变了样子,我也认不出来我们以前是在哪个位置了!”

    我跟小青对视了一眼,刚刚才冒出的希望瞬间又被彻底浇灭了!




微信公众号(fcx200)

反传销网


责任编辑:樊京刚反传销
广告
广告

南派传销

广告

北派传销

资讯排行

广告
反传销联合会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网站备案:晋ICP备17000501号-1 网站地图 反传销网手机站 反传销QQ群:①22267767 ②6618845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顶部